第二千一百三十五章 斩杀唐使!/人皇纪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哼!哈哈哈……,这么说,你是要投靠幽州了!”

就在气氛紧崩的时候,卢廷之反倒大笑起来。

眼下虎狼环绕,一不小心随时都会身死,然而卢廷之身为文士,却半点害怕的表现都没有:

“你这些幽州叛卒真是好大的胆子!一群奴才而已,谁给你们的勇气,居然敢反噬朝廷,与王师为敌!”

听到这些幽州叛徒的要求,卢廷之怒极反笑。

“沙钵罗可汗,你也是这么想的吗?或者说,你早已打定主意,要与大唐为敌?”

说着,卢廷之抬头望向了对面的沙钵罗可汗。

“朕并没有说过。”

沙钵罗可汗沉声道,那张岩石般坚硬的脸庞上古井无波,就好像眼前发生的事情与他没有半分关系。

没有人知道这位西突厥可汗此刻在想什么。

“哈哈,现在已经火烧眉毛了,可汗不会还想着坐收渔翁之利吧?”

“西突厥不是小国,现在各方按兵不动,就等着西突厥表态。可汗想作壁上观,坐收渔翁之利,可是我担心,恐怕到时候各方都会容不下西突厥!”

那名幽州将领阵阵冷笑。

“朕并无此意!”

沙钵罗可汗终于忍不住微微跳了跳眉头。

坐山观虎斗,让诸国和大唐互相厮杀,他内心之中确实是有这种想法,只不过诸国显然也都不蠢,所以才会出现眼前三方势力使者齐聚于此的情况。

“哼!”

那名幽州将领又是一声冷笑。

眼下的局面,沙钵罗可汗想要八面讨好,在诸国那里已经行不通了,无论如何,今天他都必须做出一个决定。

“我今天把话放在这里,如果西突厥还不表明态度,恐怕日后第一个覆灭的就是西突厥汗国!”

那名幽州将领赤果果道,说罢,目光挑衅似的扫过众人。

“混蛋!”

听到这番话,牙帐内,所有西突厥人脸上都露出一丝怒色。

这里可是西突厥汗国,这些人竟然敢当着他们的面威胁整个西突厥汗国,简直太过狂妄了,就连都乌思力和五弩失毕眼中也隐隐有些怒色。

“诶!”

一声长长的叹息突然在牙帐内响起,沙钵罗可汗目光一转,突然望向一直跪伏于地的四皇子呼巴尔赦:

“这些人说的话你都听到了吧?呼儿,今日的事情难以善了,恐怕只能委屈你了!”

沙钵罗可汗这番云淡风轻的话,落到呼巴尔赦耳中,却是令他心神震动。

绕来绕去,到了最后,父皇还是要杀他。

呼巴尔赦心中苦涩无比,眼中不禁升起一抹深深的灰暗和绝望。

父皇这么做分明是在向诸国表明心迹,自断后路,以免诸国担心西突厥日后还会借助自己和大唐交好!

不过,他们可是血脉相连的父子啊!

而另一侧,一句话决定了呼巴尔赦的命运,沙钵罗可汗很快扭头望向了卢廷之等人:

“诸位,朕也不想这么做,可你们偏偏在此时闯进来,如今为了西突厥千千万万子民的安危,只有牺牲诸位,借诸位项上人头一用了!”

“沙钵罗可汗,你——”

卢廷之心中骇然,他也没有料到,沙钵罗可汗到了最后,还是铁了心要投靠诸国,甚至不惜牺牲自己的亲生骨肉。

而大殿里,一群西突厥武将心中更是惶恐不已。

局势变得太快了,之前还在讨论沙木勒的事情,而且现在沙木勒的尸体就躺在冰冷的地面上,众人却连看都没有再看一眼,讨论的主题也早已和那场刺杀离了十万八千里,变成了一场诸国之间的明争暗斗。

这让众人甚至有种不知所措的感觉。

只有站在牙帐大门处的幽州将领放声大笑:

“哈哈哈,沙钵罗可汗,你一定不会为今天的决定后悔的!”

“只是,朕还有一个问题。”

就在这个时候,沙钵罗可汗再次开口道。

“什么问题?”

那名幽州将领闻言神色一怔,笑声也跟着戛然而止。

“朕付出了这么大的代价,甚至牺牲了一个儿子,仅仅二十万石粮食恐怕远远不够。如果行动成功,朕,还要半个大唐!”

沙钵罗可汗紧紧地看着那名幽州将领,一字一句道。

“什么?”

别说是牙帐内的幽州众人,就连一旁的乌斯藏人都睁大了眼睛,不可置信地望着宝座上的沙钵罗可汗。

沙钵罗可汗这是疯了吗?

他知不知道这次参与联盟的国家有多少,仅仅一个西突厥,竟然就想瓜分大唐的半壁江山,简直狮子大张口,狂妄无比。

幽州、高句丽、**厥、奚、契丹、乌斯藏……难道这么多的国家加起来,才和西突厥一样,瓜分大唐一半的领土吗?

“不可能!最多将关内道给你!”

那名幽州将领厉声道。

小小一名幽州将领根本不具备这种谈判的资格,很显然,出发之前,高尚和安轧荦山就已经安排好了一切。

“朕这么多的百姓,还有无数的牛羊和战马,一个小小的关内道如何安置,而且我们西突厥全部都是精锐的铁骑,每一个都能征善战,不管是奚、契丹,还是高句丽帝国都比不过我们,一旦开战,我们在诸国之中绝对是主力!”

“所以一半!绝不能少于一半!”

终于,沙钵罗可汗从座位上缓缓地站起身来。

他的目光深邃,浑身上下也散发出一股庞大的气息。

“父皇!”

哀莫大于心死,呼巴尔赦跪伏在地上,看到这一幕,心中阵阵冰凉。

他从未想过,到最后,他竟然成了一件无关紧要的物品,成了父皇和诸国讨价还价,索要好处的筹码!

“五分之一,再加一个关内道,绝不能再多!这是我们军师和主公的底线!”

那名幽州将领咆哮起来。

沙钵罗可汗的胃口简直大得惊人,若不是临行之前,军师特地交代过一番,他此时恐怕早已经气得拂袖而去了。

“三分之一,决不能再少,要不然你们就自己去和大唐血战吧!”

沙钵罗可汗毫不相让。

牙帐里,所有西突厥汗国将领早已惊得说不出话来。

眼前的沙钵罗可汗和他们印象中的样子天差地别,哪里还有半点沉稳厚重的样子,说是集市上讨价还价的商贩恐怕也毫不过分。

然而此时此刻的沙钵罗可汗根本没有理会他们,集市上的争辩得失最多也就是几钱银子,但是他们现在争论的却是占领大唐后的权益归属,那涉及到面积广大的领土,更关系到整个西突厥汗国的未来。

他必须要为自己的子民争取到最大的利益。

这样,也才对得起牺牲的四皇子。

“四分之一,最多四分之一!军师有言在先,如果再多,你干脆就去投靠大唐吧!”

那名幽州将领终于急了,大叫起来。

幽州,高句丽,东、西突厥汗国以及乌斯藏,这样加起来就有五方庞大的势力,西突厥汗国独占四分之一已经是最大的让步了,远远超过了五分之一正常的份额,这也是军师大人交代过的此行的底线。

如果超过这个数额,以后恐怕会引发很大的麻烦。

“成交!”

沙钵**脆利落,毫不犹豫。

交易达成,那一刹那,沙钵罗可汗衣袍猎猎,无风自动,他的目光雪亮,心中也陡地生出一股无尽的野心。

当年他也曾经有过雄心壮志,想要吞并八方,扫灭六合,但是因为大唐的缘故功亏一篑,最终只能抱残守缺,求稳守成,做个碌碌无为的皇帝,但是现在,这场大寒潮却给他提供了一次前所未有的机遇。

“呼儿,不要怪为父,只要扫除了大唐这个最大的威胁,普天之下,就再没有任何一个国家是我们西突厥的对手,到时候,朕只要先干掉乌苏米斯,就能顺利吞并**厥,再趁机击溃幽州,扫平只有一群步卒的高句丽……之后就能一统整个世界,让大突厥帝国凌驾于曾经的大唐和大食之上,铸就前所未有的辉煌!”

这一刹那,沙钵罗可汗心情激荡,此起彼伏,一双目光更是摄人无比。

冥冥中,他仿佛穿透了时间,抵达了无尽遥远的未来,他成为世界之主,俯瞰天下苍生的那一刻!

这一刻,沙钵罗可汗激动无比!

“来人!把四皇子拉下去!”

很快,沙钵罗可汗一指跪在地上的呼巴尔赦,命令道。

他的目光一转,很快又望向一旁的卢廷之等人。

“诸位,所谓两国交战不斩来使,不过,为了西突厥和诸国之间的联盟,只能牺牲你们了。”

“来人,杀掉他们!”

沙钵罗可汗毫不犹豫道,神情冷酷无比。

“哗!”

沙钵罗的声音一落,营帐内的形势顿时急剧变化,一名名精锐的牙帐狼卫立即一分为二,一队朝着四皇子所在的方向扑去,另一队朝着卢廷之以及大唐使节团的众甲士扑去。

不止如此,沙钵罗可汗刚刚下达命令,一阵阵铠甲的震动声,伴随着铿锵的脚步声密集如雨,从四面八方蜂拥而来,短短时间内,不知道多少西突厥的铁骑接到命令,云聚而来,将中央的三弥山团团包围起来。

斩杀唐使就相当于和大唐正式开战,此事非同小可!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