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被诬蔑/空间之超级农富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当时的萧凌玉,因为宫天昊受伤严重而被送回京城,那时起,她决定要让自己强大起来,做一个真正能配得上宫天昊的女人,而不是做一个躲在自己男人羽翼之下弱小,随时可能被人欺负的小女人。

萧凌玉正在规划自己未来的农庄王国。

突然听到电话响,看到来电显示,她接了起来。

“喂,我是萧凌玉。哦,曾老板,什么,好,我知道了,我马上赶过去。”萧凌玉挂了电话,披起外套就往外走。

萧妈妈正在煮鸡蛋,看到闺女连衣服都没有穿好,就往外走,心头一惊,立马大叫道,“玉儿,你这是上哪去啊?”

萧凌玉神色急切的说道,“妈,Z市店铺出了一点事情,我现在必须马赶过去!”

说罢,就拿起车钥匙,就要离开。

“萧凌玉,你给我回来!”

萧妈妈拿着锅铲立刻大吼道,

“你是不是忘记了,你是个在做月子的人啊?我告诉你,萧凌玉,就算店铺里的生意再重要,也没有你的身体重要。这冷风刺骨的天气,就算天要踏下来,你也在屋子里给我好好呆着。”

对于女人来说,坐月子可是一点都不能开玩笑。

对于萧妈妈来说,就算事业和钱再重要,也没有女儿的身体重要。

“妈!”萧凌玉明显有些不乐意的叫了一声。

“叫什么都没用!”萧妈妈很是坚决的说道,“你还在坐月子,有天大的事,你也不能出去。还有,你现在出去了,孩子怎么办,啊?难道你要带着他一起出去?还是你自己出去,留着孩子在家饿肚子?”

萧凌玉犹豫了一下。

对于萧凌玉来说,在成长强大的同时,她也绝对不能忽视孩子。

不然,难道又要让自己对孩子的愧疚。

萧妈妈看着闺女迟疑的表情,轻叹了一口气说道,“玉儿,你知道你现在一心扑在种菜卖菜的事业上,可对我来说,你的身体比那些东西更重要,女儿,不要让我和你爸爸担心了,知道吗?”

宫天昊现在昏迷不醒,他们的心也都跟着纠结不已。

可看到闺女,从宫天昊离开后,把自己整个人忙得如陀螺转一样,他们更是心疼不已。

可是他们不知道该如何去劝?

宫老爷子说,他们不能去京城陪着宫天昊,就是连看也不允许,就怕被落到有心人眼里,而成了他们下手威胁甚至暗害的对象。

尤其是孩子,绝对不能暴露在京城那些人面前。

造成这样的根本原因,无非就是他们是农村人,太弱了。

因此,闺女时刻想要让自己强大起来。

只要自己强大了,才能不用担心随时被人暗害,才能随时保护好自己。

萧凌玉看到萧妈妈脸上担忧的表情,神色迟疑了一下,然后说道,“妈,我去Z市很快就回来的。”

“去Z市能有多快?最快,开车去,来回至不少是五六个小时,还有谁知道你去办事情,又要耽误多成长时,难道在这么多的时间内,你真打算饿扁我家外孙不成?”萧妈妈看到闺女如此固执,真是那个气啊。

萧凌玉说道,“妈,我先挤出一些奶水出来,封装好,到点了,你给加热一下,给宝宝吃就行。Z市店铺里发生的事情,必须要我亲自过去解决的。”

萧凌玉的态度也很是坚决。

萧妈妈皱了一下眉头,疑惑的问道,“玉儿,Z市店铺里到底发生什么事了?让你如此焦急?”

萧凌玉说道,“妈,有人在店铺里买了菜,说是吃坏肚子,送医院说有中毒的可能。现在,那病人的家属在医院闹着呢。”

“这怎么可能?”萧妈妈大吃一惊的说道,“我们家的蔬菜怎么可能让人中毒?”这蔬菜的神奇效用,她这个妈妈可是体验过一翻的。

萧凌玉想了想说道,“所以,我猜测肯定是有人预谋陷害的。那些蔬菜是从我这里出去,就算了为了清白,我也必须出面处理。”

萧妈妈说完这话,又想到什么,坚决阻止道,“不行,这你更不能去了。既然人家是有备而来,又大闹店里,你去了,肯定很危险。这事,你不能出面。”

“妈,我作为绿鲜蔬菜店的负责人,必须亲自出面解决。不然,这事一个处理不好,影响可是异常恶劣的。信誉下降,影响生意不说,很有可能被人陷害成功,那我这个负责人,很有可能会被罚款坐牢的啊。”

“呸呸,你说什么晦气话呢。”萧妈妈听罢,语速飞快的道,“好好的,坐什么牢啊!”

说完这些后,萧妈妈神情又很是狐疑的问道,“玉儿,这事情真的有这么严重吗?”

萧凌玉很是严肃的点头道,“这事确实很严重的。一个处理不好,我真的有可能……”坐牢。

只是坐牢二字没有说出口,就被萧妈妈给打断了。

她想了想说道,“这事既然这么严重,那你就去吧。快去快回,还有,注意保暖,你一个坐月子的人,一定不能吹风,不要跟那些人起冲突,能好好处理,就好好处理,知道吗?”

萧妈妈一句一句的叮嘱,“哦,还有,为了以防万一,你让你爸还有带两个年青人,一起过去。你等一会,我就叫你爸回来。”

萧妈妈说罢,就跑进房间,给萧爸爸打电话,也给萧爸爸嘱咐了几句话。

片刻后,萧爸爸回来了,还叫了村里两个年青力壮的小伙子。

曾氏蔬菜店铺门口,四周围着很多看热闹的人群。

“我说曾庆华,你赚取这黑心钱,良心不痛吗?”一个四五十岁的肥胖人,穿着看似时尚,却明显有些不伦不类,金耳环大金项链,有一种爆发户的浓浓味道。

她双手插腰,对着曾庆华就是大骂,

“你明明知道这些蔬菜可是打过不知名激素的,吃多了,可是会吃坏人的,你竟然还明晃晃的往外卖,价格高得离谱说,这还是坏东西呢。”

说罢,她目光扫向四周,立刻高声嚷嚷道,“大家快来看啊,大家快来看看啊,就是这家黑心店铺,卖打了激素的蔬菜,害得我家老头子,吃了住进医院。哼,曾庆华,你今天不给我一个说法,我就去告你,告你卖毒菜!“

然后,她又大声的说道,“大家过来评评理啊,这个黑心店家,卖了打了激素的蔬菜,我家的吃了后,当场就倒下了,送去医院,医生说是食物中毒。

听听,食物中毒啊。我最近没买别家的菜,就单买了他家的菜,而且买得都是有机蔬菜。这食物中毒,不就是吃了他家蔬菜中毒的吗?”

“我早就听到传言,有说曾氏蔬菜店卖的有机蔬菜可是打了激素,这种激素会促使蔬菜长得好不说,味道也好。

一开始吃,人的身体状况看着改变,然而,长期吃下去的话,这身体不但不好,反而越来越坏。

我一直不相信。我就算不相信这些蔬菜的价值,可我相信这家店铺啊。这些年,我可是一直在他家店铺买菜,价格公道,童叟无欺,而且是正宗的农家菜。我们一家就喜欢吃这农家菜的。

可自从他家卖这特贵的有机蔬菜后,这个曾老板,”

林秀芳用肥胖的手指指向曾庆华,异常愤怒的大声道,“他极力的给我推荐这个有机蔬菜。说这个有机蔬菜是纯绿色无污染的蔬菜,吃了对身体好。

我们一家都是很注重养身的人,听他这么一说,自然就相信了。所以,这些日子以来,我都是来来买这些有机蔬菜的。

没错,一开始吃了是精神特别好。然而,过了些天,就发现有些上瘾了啊,就像吃了毒品一样啊。可更让我没有料到的竟然是,吃了这些蔬菜,竟然还能食物中毒!”

周围的人听了人也的太阳岛后,很多人脸色猛然一变。

他们也买过这些蔬菜,也如这个女人所言,这些蔬菜的味道好得不正常,吃了让人很是怀念和上瘾。

这不就是吃毒品一样吗?

“曾老板,你不能这样害人啊。”有人立马义愤填膺的怒喝道,“就为了赚些钱,你竟然昧着良心,卖这些如毒品一般的蔬菜,你也太过分了啊。”

“太过分了。曾庆华,你的心真是太黑了。如果今天你不给我们一个交代,我们就砸了人的店铺,看你还如何卖菜去?”

曾庆华对于这突然发生的事,根本就是一脸懵。

对于这个突然冒出来指责他大骂的中年妇女,他根本就不认识好不。

不对,认识。

就在昨天,她特意来这里买了一些菜,语气意还异常熟念跟他及一些老客户打招呼。

当时,他还是有些奇怪呢。

现在才知道,这根本就是有预谋的。

只是不知道这个女人,其目的是讹人呢,还是被人指使过来陷害的。

他知道,最近他家的生意火得爆表,显然引起了同行的嫉妒,尤其是曾经和他一块去桃源村谈合作的乔氏蔬菜店。

曾庆华看到这个女人一闹上来,关于蔬菜中毒的事件,他立马联系了萧凌玉。

因为她是出产方,她最有权利解释的。

只是这个女人,好生好气的跟她说话,她根本不予理会,上来就是谩骂和大吵大闹,根本不给他说话和辩解的机会。

眼看着周围的群众被她带到情绪里,他知道,他不能再沉默了。

听到周围一声声的指责,曾庆华立马站出来,对着那个中年妇女林秀芳,质问道,“这位女士,你之前口口声声说在我店里买菜好几年,可为什么我只有在昨天见过你一次过来买菜?”

谁想他的质问声一落下,林秀芳又大声喊叫起来,“不得了了,出了事,这个店铺老板就不认人了啊。他这话是什么意思,是想要推卸责任吗?曾庆华,我告诉你,别以为我林秀芳是个好欺负的主。你今天不给我一笔赔偿,这个店铺你就别想开下去了。”

然而,曾庆华却更加知道,如果他今天承认这个罪责,给了这笔赔偿,他的店同样不要开下去了。

因为,这代表着他家卖的有机蔬菜真是有问题,真的会吃死人,以后,谁敢来买这些蔬菜?

不仅如此,还因此可能忍上官司呢,毕竟贩卖有毒蔬菜,可不是开玩笑的事,很有可能会因此折进牢里去呢。

所以,在真相大白之前,曾庆华是绝对不可能承认这个罪的。

人群外的三家蔬菜店铺老板,眯着眼睛在看热闹。

李总低声问着旁边的乔士梁,“乔总,你这是是从哪找来的极品,真是绝啊。”说罢,还竖起了拇指。

“呵呵,瞧瞧这个女人的泼辣劲,可把曾庆华给噎得说不出话来呢。”张总也笑嘻嘻的说道,“只要曾庆华不解释个一二三出来,呵呵,他的店铺明天就要关门大吉了。”

“呵呵,不管事情真假,只要这个女人闹上一闹,他们家的生意,即使不关门,也必定大不如从前了。”李总笑呵呵的道,“然后,有一必有二,看以后,谁还敢他家有机蔬菜。”

乔士梁在边上眯着眼,目光之中透着得意,他冷笑着说道,“呵,谣言这种东西最会害死人,况且还有一个真实例子发生,即使不相信的人,出于谨慎心里,也不敢来买这些蔬菜的。”

“乔总,高明!”其他俩人对着乔士梁再一次竖起拇指道。

看到这个胡搅蛮缠的女人,曾庆华气得一张脸铁青铁青的,他正想解释什么时,他老婆对着林秀芳就质问道,“你口口声声说,你家老公是吃了我家的蔬菜导致食物中毒的,证据呢?”

林秀芳正想说话,老板娘又怼了过去,大声的道,“你又口口声声说,你这几年天天在我家买菜。

我倒是问你,我天天来我家买菜,为什么我们都没有见过你?难不成你是隐形人不成,隐着身子来我家店里买菜?

哦,你不要辩解,我家男人嘴笨说不过你,可我不一样。我家店铺里可是撞了摄像头的,要不要我们来对对,你是成为隐形人来我店里买菜的呢,还是三更半夜关顾我家生意的

?这样林女士,要不要对质一下?这监控也不需要调多长时间的,要看那就看最近三日,或许最近一个星期的,如何?”

老板娘的底气很足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