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九十七章众叛亲离/嫡女归来之皇后太妖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许沐晴看到朱鹫熙咄咄逼人的样子,忍不住轻笑了起来,“熙王,你这语气未免也太大了吧,什么条件尽管提,难道本宫提了你真的就能答应了?”

朱鹫熙可不想再被剧毒折磨得死去活来了,她受够了剧痛的滋味,“金银珠宝,还是粮食,珍贵的药材,都能给你们。本王也请梁国的皇上和皇后别再插手青璃国的任何事情了。梁国地域辽阔又广袤,气候温暖湿润,比青璃国不知道富饶多少,你们根本就不缺银子,为什么非要来趟这浑水呢?”

萧霖烨终于抬起了眼皮,直接将朱鹫熙的话反驳了回去,“熙王说这话朕就不爱听了,朕插手了青璃国的什么事情了?皇太女殿下请朕和皇后到青璃国来做客,难道都要经过你的准许不成?殿下才是储君,你再受到女皇的信任和重用,那也是臣子,还请熙王别弄错了自己的位置,越俎代庖可不是什么好事情。”

朱鹫熙被不软不硬地顶了回来,气得心里都快要吐血了,她脸色变得很难看,酝酿了一会才让情绪平复下来,“皇上,那你们究竟想要本王怎么做,才会将催命的解药给我。你们从梁国跑到青璃国来,难道就是想要本王的性命吗?”

许沐晴看着朱鹫熙强忍着气急败坏的模样,竟然觉得还挺精彩,也挺好看的,“皇上和本宫想要的也不难,就是想让熙王放过皇太女殿下,她没有做的那些事情,你是怎么栽赃陷害的,恢复她的名声,放过她,这点要求不算过分吧,你能做得到吧?”

朱鹫熙脸色比之前还要难看,她锐利的眸光瞪着许沐晴,那凶狠仇恨的架势,就像是要把她给千刀万剐了一般,“皇后,你这不是强人所难嘛,朱九霄她毒害女皇陛下是证据确凿,板上钉钉的事情,哪里是本王诬陷她呢?梁国皇上和皇后别插手青璃国的内政,仔细为天下人所不齿。”

许沐晴面对朱鹫熙的怒火,不紧不慢地说道,“谁要干涉青璃国的内政了,只是皇太女殿下是皇上和本宫的朋友,我们总不能看着她死在你们的手上,你说是不是呢?”

萧霖烨身上属于帝王之气的强烈的威压散发了出来,威严的目光一扫,“朕不屑于插手青璃国争权夺位的事情,只是熙王你告诉朕,是谁说皇太女和梁国勾结起来,卖国求荣,通敌叛国,什么让青璃国变成梁国的附属藩国,这些事情,熙王难道不需要解释清楚?”

朱鹫熙这时候要是没想明白是有人故意将这样的流言传出去,故意将事情闹大,她就不会在青璃国将女皇哄骗得团团转好多年了。

“那是误会,本王会澄清的。皇后,你将催命的剧毒给朱九霄,她将那些剧毒用在了本王的身上,请你一定要将解药给本王,其他的事情我们好好商量。”

许沐晴脸上流露出遗憾的神情来,“真是抱歉,催命的毒药是本宫随手制出来的,当时就连毒药的药量和添加顺序都没有记下来,解药本宫也懒得炼制,所以哪怕是本宫手里也没有解药。所以熙王殿下,你要另请高明了。”

这个消息对于朱鹫熙来说简直就是晴天霹雳,劈得她差点喘不过气来,她怒气蹭蹭地往上涌,之前还极力地隐忍着,现在她彻底地崩溃了,直接拔出了锋利的长剑,剑刃上还淬了致命的剧毒,对准了许沐晴。

她身后的几个侍女也忍不住搭弓射箭,毒箭对准了萧霖烨和许沐晴。

朱鹫熙面容狰狞,眼眶通红得几乎能滴出血来,“萧霖烨,许沐晴,别敬酒不吃,吃罚酒,快点把催命的解药拿出来,否则本王让你们全部都死在这里,快交出来啊。”

萧霖烨身后站着的侍卫也不甘示弱,长剑掏了出来对准了朱鹫熙的侍女,严厉地呵斥道,“放肆——”

“熙王,奉劝你还是别冲动的好。朕和皇后原本并没有打算做什么的,你别逼着我们动手。”

朱鹫熙气得浑身发抖,声音都带着哭腔,“青璃国斗得头破血流又关你们什么事情,你们凭什么插手?管这么多闲事也不怕天打雷劈。解药给我,不然你们别想活着离开这里,说到做到!”

许沐晴很冷静地说道,“你拿什么来换?不如将青璃国的皇位让出来可好,你是怎么栽赃陷害朱九霄的,将事情的经过原原本本地说出来,不属于你的女皇之位还是物归原主吧。如果你能做到,本宫虽然记不清楚催命的解药了,但是手里的确有解毒丹,解你身上的毒也不难。你愿意用皇位来换你的性命吗?”

朱鹫熙只觉得脚底有一股寒意涌了上来,冲得她的四肢百骸都要散了,许沐晴她这哪里是给她解药啊,这分明是想逼着她去死啊。

她恨声说道,“朱九霄到底许给了你们什么好处,本王给你们翻倍,你们这对瘟神,能不能快点把解药拿出来,快点离开青璃国。梁国的事情难道还不够你操心的吗,跑到青璃国来闹得乌烟瘴气的很开心吗?”

萧霖烨冷眼瞧着状若疯狂的朱鹫熙,“奉劝王爷想清楚,现在悬崖勒马还来得及,你还能享受着荣华富贵,要是执迷不悟,等待着你的将会是身败名裂的下场。女皇之位不是你的,就不该觊觎不属于你的。皇后不给你解药,你也活不到登基的那一天,何必做无用的挣扎呢。”

然而朱鹫熙不甘心啊,她努力了那么久,挣扎了那么久,皇位就一步之遥,她再稍微使点劲,就能够坐上那把梦寐以求的宝座了,她不愿意放弃。

之前她的父皇因为她是庶女,朱玉珍是嫡女,明明她不管是能力,才学还是胆识魄力都比朱玉珍强,还是要俯首称臣,她委屈了那么久。

她努力隐忍了二十年,精心策划和算计了二十年,胜利近在咫尺了,梁国的人为什么又要插手,逼她放弃?皇位就是她的命,她一点都不想放弃。

“萧霖烨,许沐晴,你们别把自己想得太厉害了,要银子要珠宝本王都可以给你们,要是你们还不知足,非要把本王逼上绝路,那就不要怪本王不客气了。催命的解药你们给还是不给?”朱鹫熙对着萧霖烨和许沐晴发出了最后的通牒。

“朕还是那句话,你之前怎么栽赃嫁祸给朱九霄的,将事情的经过告诉世人,别再想着那个皇位,催命的解药自然会给你。朕和皇后既然敢到青璃国来,就不害怕你使用那些见不得光的手段。”萧霖烨是从死人堆里走出来的,威胁对他来说一点都不管用。

朱鹫熙怒极反笑,不停地点着头,连连说道,“好,但愿你们别后悔,我们走。”

她刚走出去,冷声对守在外面的禁卫军命令道,“放毒箭,放火,将这座别院烧成灰烬——”

密密麻麻的利箭像是雨点一样飞进了别院里,企图将里面的人扎成刺猬,然而萧霖烨和许沐晴已经在朱鹫熙离开以后,从里面彻底地关上了房门,带着人从之前就挖好的密道离开。

朱鹫熙越想越气,又让人将带来的桐油倒进了别院里,四处撒得很均匀,很快滚滚浓烟就冒了起来,熊熊烈火将整座别院烧成了灰烬。

预想之中凄厉的惨叫声,萧霖烨和许沐晴带着侍卫往外冲的画面并没有发生,朱鹫熙眉宇之间涌过一抹懊恼,她这时候才发现自己又被这对阴险狡诈如同狐狸一样的皇上和皇后摆了一道。

她气得差点跺脚,咬牙切齿般地骂道,“混蛋,又中计上当了,他们现在肯定躲到深山里去了,来人啊,给本王将这几座深山全部都搜查一遍,一定要将梁国的皇上和皇后给抓起来。”

说到底朱鹫熙还是不想放过这次的希望,催命的毒不解,她就活不到登基为女皇的那一天,更别想以后做名副其实的女皇,掌控者青璃国的所有权力。

清灵和清澜心里涌过不好的预感,总觉得梁国的皇上和皇后像是在故意激怒王爷一样。

“王爷,会不会是梁国的皇上和皇后故意设计的陷阱啊,属下总觉得这件事情透着诡异,是不是要小心谨慎一些为妙?”清澜小心翼翼地劝道,她真的不想这时候再横生枝节。

朱鹫熙满脸狰狞,眸子里闪烁着疯狂的光芒,“本王没有时间了,朱九霄究竟是从密道里逃脱了,还是死在密道里都还没确认。要是朱九霄再杀回来,我们之前做的那些事情被推翻被拆穿,我们谁都别想有好下场,明白吗?”

“他们一定跑不远,快去追。青璃国禁卫军人数众多,不信萧霖烨和许沐晴会是对手。”朱鹫熙再次沉声命令道。

禁卫军对朱鹫熙自然是忠心耿耿的,都想要很快女皇登基了,他们这些尽心尽力追随的很快就能封官加爵了,做事情自然虎虎生风,有力气得很呢。

然而,这一次朱鹫熙没想到,她追求的皇位之路就止步于此了。

禁卫军越是往深山里去,越是感受到了一种很阴森很诡异的气息,没过多久,他们竟然发现被青璃国骁勇将军乔凌峰带着几千大军将朱鹫熙和禁卫军都给围住了。

而乔凌峰身边站着的,赫然是她以为中了毒就算不死也会掉一层皮,不会那么快就恢复过来的朱九霄。

双方对决,靠的是实力和人数绝对的碾压。

朱鹫熙被大军团团包围住,成千上万只弓箭刺对准了她的心脏的时候,她脸色都变了,严厉地呵斥道,“乔凌峰,你这是疯了吗?你究竟想要做什么?”

她以为早就归顺她的将领,竟然站在了朱九霄的那边,这点她完全没有办法忍受得了。

朱九霄一点都不掩饰她强烈的恨意,用覆盖上了一层寒霜的声音说道,“还能是什么?乔将军自然是归顺于孤了,你毒害女皇,栽赃嫁祸,残害忠良,你这个女人心狠手辣,就算是追随你的人,等到你的皇位坐稳了以后,那些功臣也会被你毫不犹豫地给杀掉,谁敢替你卖命?”

乔凌峰脸上有一抹愧疚,然而他最为宠爱的,唯一的儿子,还有他的母亲都被下了剧毒,拿不到解药他的母亲儿子都会死,就连他也被服下了短时间之内不能再有子嗣的药,他被逼得没有办法了,不投靠皇太女这一边,乔家所有人都得死,他真的是一点办法都没有了。

“熙王殿下,对不住了。不过女皇陛下原本就是想要将皇位传给皇太女殿下的,还请王爷你收手吧,悬崖勒马,回头是岸,以后还能过着锦衣玉食,荣华富贵的日子。再执迷不悟下去,真的就是死无葬身之地了。”

朱鹫熙恨得五脏六腑都有怒气涌上来,如果眼光可以杀人,那乔凌峰肯定死了有几十次都不止了,“你竟然背叛本王,乔凌峰你不得好死!你凭什么背叛本王!”

这些人真是好啊,难道非要将她逼死了才开心吗?

朱九霄冷声说道,“什么叫背叛?良禽择木而栖,你都快要死了,难道还不许乔将军另择明主吗?难道非要人家给你陪葬才是忠心耿耿的?朱鹫熙你心狠手辣,谁愿意伺候你这样的主子呢?”

“禁卫军听令,放下你们手里的武器,速速投降归顺,曾经你们背叛的那些事情,孤都当做没发生过,既往不咎。要是再执迷不悟,朱鹫熙她不得好死,你们也别想有好下场,最好想清楚了。”朱九霄一边说,搭弓瞄准了朱鹫熙,杀母之仇在她的心底蔓延着,害得她真的很想要一箭刺穿朱鹫熙的心脏,让她直接死在这里。

朱鹫熙大声的喊道,“她是骗你们的,你们是本王的心腹,朱九霄对你们恨之入骨,就算你们归顺了,也绝对不会有好下场,现在唯一的出路就是决一死战。”

清澜和清灵心都凉透了,她们怎么都没想到朱九霄竟然那么快在这里等着她们,难道在女皇的灵柩前那场戏是故意演给那些大臣看的吗?目的是想要在那些大臣的心里埋下怀疑的种子?

“王爷,属下想办法护送王爷你离开,杀出一条血路来。先想办法回到京城,回到了城里一切就安全了。”清澜和清灵左右拥护着朱鹫熙,压低声音说道。

朱鹫熙紧张得掌心里都渗透出了细细密密的冷汗来,她心痛得很,眼泪都快要飚出来了,然而现在没有时间伤心难过,她必须要突围,活着回到京城里去。

清澜咬牙对着禁卫军大声说道,“众将士听命,想办法杀出重围,离开这里。皇太女她恨透了我们,哪怕缴械投降也会是死路一条,与其这样,还不如想办法杀出一条血路,还有活路。”

禁卫军想到他们曾经做过的事情,怎样都不觉得皇太女殿下会放过他们,搭弓射箭,和乔凌峰带来的一万大军杀起来了。

朱鹫熙也大声说道,“别被朱九霄的花言巧语给欺骗了,大家冲啊,杀出一条活路来。”

一场激烈的厮杀在这深山里进行着,空气中弥漫着强烈的,令人作呕的血腥味。

禁卫军拿着盾牌,抵挡着朱九霄方面大军的弓箭,同样不甘示弱地反击回去。

刀剑撞击在一起,发出叮叮当当的声音来。

禁卫军武功高强,身手敏捷,而乔凌峰的大军也不甘示弱,在人数上也有着绝对的优势,一开始打得很激烈,却分不出任何的胜负来。

震耳欲聋的喊打喊杀声在山谷里回想着,越来越多的士兵倒下去。

朱鹫熙被清澜和清灵护着,一路抵挡着杀上来的士兵,砍得双手都麻木了,鲜血染红了刀刃,还是不肯停手。

她的身上也受了好几剑,剧烈的疼痛感袭来,让她疼得恨不得昏死过去,却还是咬着牙坚持着。

朱九霄冷眼瞧着朱鹫熙几乎要杀出了一条血路奔逃往京城,她恨得搭弓射箭,利箭势如破竹般地冲了出去,直接刺进了朱鹫熙的心口,擦着心脏还有半寸的距离而过。

她再也承受不住剧烈的痛苦,疼得都支撑不住身体的重量,跪在了地上。

禁卫军的人数已经倒下了一半还多,众人都感觉到了死亡的杀气在弥漫着,心里升起了强烈的恐惧,他们的力气也渐渐地在流逝,越来越觉得力不从心。

朱九霄再次大声说道,“禁卫军都给孤听着,现在放下手里的兵器,孤既往不咎。你们要是想死,还执迷不悟地跟孤的大军硬抗下去,这里就是你们的葬身之地,究竟是想要死,还是想要活着,你们自己心里想清楚。”

面对越来越勇猛的敌人,禁卫军哪怕再不甘心,人数上的绝对碾压,也让他们明白再怎么奋勇杀敌,恐怕今天也是不能活着离开这里了。绝望和恐惧袭来,他们哪里还有斗志,颓然地扔下了手里的长剑,朝着朱九霄跪了下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