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9:只是梦吗/爆笑王妃宠翻天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百里御风安慰道:“别怕,只是梦,若你担心,咱们明日回太师府看望岳父岳母,我再派人在暗中保护他们。”

洛颜儿点点头:“好。”

“咚咚咚——”外面传来急促的敲门声:“王爷——”林翼的声音传来。

“何事?”百里御风询问。

林翼声音哽咽道:“太师府出事了。”

洛颜儿听到这话,慌忙的下了床,朝门口跑去,心慌的厉害。

百里御风立刻跟过来,拿件衣服帮她披到身上,担心她着凉。

洛颜儿一把拉开门,焦急的询问道:“太师府出了什么事?”

林翼真的不忍心告诉王妃娘娘,可事情已经发生了,王妃娘娘早晚会知道的,只能痛心道:“太师没了。”

洛颜儿听到这个消息,脚下一个不稳,朝后倒去,幸好百里御风伸手将她抱进了怀中:“颜颜——”

“王妃娘娘节哀。”林翼伤心道。

“太师好好的怎么会突然没了呢?”百里御风质问。

“是被人杀害的,被太师府的人发现时,人倒在太师府门前。”林翼禀报道。

“我要回太师府,这不是真的,肯定有诈,我要回去看看。”洛颜儿不愿相信这是真的。

“好,我们现在就回去。”二人立刻穿上衣服,朝太师府赶去。

来到太师府门前,便看大门上已经挂了白布,哭声从府内穿出来。

洛颜儿觉得自己脚下发软,迈不开步子。

虽然自己不是他们的女儿,可是自从自己穿来这里,他们是把自己当亲生女儿疼爱的,自己也将他们当成自己的父母。

相处了一年多,自己真的很喜欢他们,还想着若是不回去了,就替他们的女儿好好的孝顺他们,可是自己都还未来得及尽孝呢!父亲就没了,她真的无法接受。

百里御风将她拥入怀中,带着她走了进去。

洛颜儿紧紧的抓着百里御风的衣服,害怕看到父亲的尸体。

来到厅堂之后,下人们已经在布置灵堂了,这一切都在告诉洛颜儿,这不是梦,这是真的,父亲真的没了。

母亲坐在一旁呆呆愣愣的,眼泪无意识的往下流。

“母亲——”洛颜儿走到母亲面前跪了下来。

赵玉琴看向女儿,努力的勾起唇角道:“颜儿,你怎么哭了?发生什么事了?”

洛颜儿听到这话,担心的问:“娘亲,你怎么了?你不要吓颜儿。”知道父母感情深,父亲突然发生这样的意外,母亲接受不了,她好担心母亲会想不开。

“母亲很好,颜儿不必担心,你怎么哭了。”赵玉琴愣愣的看着女儿问。

“母亲,父亲的事女儿都听说了,父亲他——”

赵玉琴摇摇头道:“不,你父亲没事,他好好的,他没有死,所以你不要哭,你父亲晚上还与母亲说,你大哥二哥已经启程回来了,再过一些日子便会回到京城,到时我们一家人要好好的聚聚,你父亲说出去一会儿马上就回来,他出去的时候好好的,怎么会出事呢!那不是你父亲,肯定不是。”

洛颜儿看向一旁放着的尸体,用白布盖着,泪如雨下,起身要走过去。

赵玉琴却一把拉住了她,摇摇头道:“颜儿,不要去看,那不是你父亲,绝对不是。”

“母亲,虽然父亲离开颜儿也很痛心,可是,可是我们要接受现实。”洛颜儿推开母亲的手,一步步朝父亲的尸体走去,来到尸体旁,颤抖着手抬起来又放下,她也不愿相信这一切是真的,可她心里也清楚,当白布揭开之后,就再也无法欺骗自己了。

赵玉琴盯着她看,自己却不敢过去,因为她心里希望能出现奇迹。

百里御风拥过洛颜儿的肩,给她力量和勇气。

洛颜儿再次抬起手,深吸一口气,掀开了白布,当看到白布下的尸体,泪水再也控制不住,跪了下来,痛哭流涕。

赵玉琴看到这一幕,再也无法欺骗自己,拼命的摇头,放声痛苦,哭晕过去。

“母亲,母亲——”洛颜儿见状,立刻跑过来。

百里御风赶紧吩咐人把夫人抬下去,让大夫医治。

洛颜儿很担心。

百里御风拥过她的肩安慰道:“别的担心,岳母会没事的。”岳父出事,让颜颜如此伤心,绝不能再让洛璟宸和洛璟阳出事。

“风风,爹爹胸口处有伤,一定要查出伤害父亲的凶手,为父亲报仇。”洛颜儿伤心道,到底是何人害死了父亲,父亲平日里与同僚和睦,对百姓仁善,何人要对父亲痛下杀手?

百里御风安慰道:“颜颜放心,我一定会找出杀害岳父的凶手,替岳父报仇。”

明园,老夫人得知小儿子的噩耗后,震惊的跌坐在了地上,这些日子,她过的是提心吊胆,生怕大儿子伤害了两个孙子,却没想到,小儿子竟先出事了。

老夫人跌跌撞撞的朝住处外走去,正好迎上前来看望她的洛文博:“母亲,您怎么出来了?晚上冷,小心感染了风寒。”伸手要去搀扶母亲。

老夫人却气愤的推开了他:“你给我滚,我不想看到你。”

洛文博看到这一幕,叹口气道:“母亲,孩儿知道二弟的死让你难过,是我这个做哥哥的没有保护好二弟,母亲怪我,我理解,可孩儿也很痛心呢!母亲,咱们先回房间,二弟已经走了,你若是再出什么事,你让孩儿怎么办。”一把拥过母亲的肩,将母亲强行带回了房间。

回到房间之后,洛老夫人看向洛文博质问:“是不是你?”

“母亲在说什么?孩儿怎么听不懂呢?”洛文博嘴角勾着淡淡的笑意,走到桌前倒了杯水递给母亲。

洛老夫人气愤的一把将水杯挥开,冷声质问:“你少在我面前装模作样,这里不都是你的人吗?你怕什么?你二弟是不是你杀的?对我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老人家,你也不敢说实话吗?”

洛文博叹口气道:“本不想告诉母亲,让母亲更伤心的,可母亲执意要知道,那孩儿便不瞒着母亲了。没错,二弟就是我杀的。”

洛老夫人听后,整个人都崩溃了,挥起拳头朝洛文博的身上打去:“你这个畜生,居然杀死了自己的亲弟弟,他可是你的弟弟,从小对你言听计从,恭敬有礼,你怎么下得了手啊!”

“母亲,孩儿也不想,可谁让他半夜三更不睡觉,来孩儿书房外偷听呢!想必是之前母亲与他说了什么吧!他心里不放心,所以才会跑去孩儿的书房外偷听,这么说来,二弟的死是不是母亲间接害死的?母亲,您都这把年纪了,做人糊涂些不好吗?干嘛要管那么多事,要知道那么多事呢!现在好了,二弟被你害死了,你高兴了?”洛文博叹息道。

洛老夫人听到这番话,无比的自责,她是与小儿子说过宸儿和阳儿的事,但并未说大儿子要杀他们,只是提醒他,莫要让宸儿和阳儿现在就当大元帅和大将军,而小儿子心思细腻,定是怀疑什么了,才会去大儿子的书房外偷听,遭了这个畜生的毒手。

“文渊,是母亲害死了你,是母亲害死了你。”老夫人伤心的跌坐到地上痛哭。

洛文博见状,走上前蹲下来,看着母亲道:“母亲,别伤心了,人死不能复生,你要节哀。以后孩儿就是你唯一的孩子了,孩儿会好好孝顺您的。”

“你给我滚,我没有你这样的儿子。”洛老夫人愤怒的吼道。

洛文博却笑道:“看在母亲如此伤心的份上,孩儿不与母亲计较,但孩儿还是要劝说母亲,内心强大些,再过些日子,可能还会传来噩耗。”

洛老夫人身子一僵,看向大儿子质问:“你这话什么意思?你二弟已经被你杀了,你还要继续害宸儿和阳儿吗?”一把拉过洛文博的胳膊道:“文博,母亲求你放过他们好不好?之前母亲已经与你二弟说过了,让宸儿和阳儿回到京城后不接受皇上的册封,他们还年轻,还无法胜任那样的高位,让他们一点点的历练,慢慢来,你二弟答应母亲了,他也给宸儿和阳儿去了信,让他们暂时不接受大元帅和大将军的职位,所以你就放过他们吧!”

洛文博眸中闪过狡黠,看着母亲反问:“母亲所言当真?没有骗孩儿?”

“母亲所言句句属实,绝对没有骗你,你要相信母亲。他们是你的亲侄儿,你也不想他们死吧!”洛老夫人伤心归伤心,即便心中再怨恨大儿子,眼下已无力回天,只能尽量让大儿子改变杀害两个孙子的心意。只要他们能顺利回到京城,再找机会告诉他们真相,到时洛文博便无法再伤害他们。

洛文博叹口气道:“孩儿的确不希望宸儿和阳儿死,如果他们真的能不接受皇上的封赏,不做大将军和大元帅,不对皇后和太子造成威胁,孩儿可饶过他们的性命。”

“你放心,他们不会接受的,等他们回来后,母亲也会与他们说的,不让他们接受,母亲让他们远离朝堂,去给他们父亲守孝三年,三年之后,他们一切都得重新来,到时不过是一个小小的武将,对你们绝对造不成任何威胁的。”老夫人为了让儿子放心,只能这样说。

洛文渊听后夸赞道:“母亲这个办法好,等他们回来,让他们去给二弟守孝,一旦他们离开朝堂,与孩儿没有利益上的冲突,孩儿自然可放过他们,姜还是老的辣,母亲若是男子,定能在朝堂有一番大作为,难怪孩儿这般的精明,原来是随了母亲啊!”

洛老夫人很想说,她可没有他这般狠毒。

洛文博看着母亲又问了句:“母亲,从小到大,在你心中,你最喜欢的是哪个儿子?是二弟,还是孩儿?”

洛老夫人看着大儿子,叹口气道:“其实从小到大,母亲还是喜欢你比较多一些,因为你比文渊更会说话办事,讨母亲欢心。文渊太老实木纳了。”想到小儿子,便觉得愧疚的很,从小到大,因为小儿子的老实木纳,经常训斥他,让他不敢与自己这个母亲亲近,可即便如此,他依旧很孝顺,后来长大了,他娶的女人自己看不上眼,对他那个儿子很是失望,对他也没个好语气,现在想来,都是自己的错。

小儿子不是老实木纳,而是忠厚善良,不会大儿子的那套虚伪,而是很真实,其实真实才是最难得的。

可是自己却不懂好好珍惜,总是训斥他,让他在这个家没有感受到一点点的温暖,所以当遇到赵玉琴,赵玉琴关心他,对他好,他才会一头栽进去,死活都要娶她,是他在赵玉琴身上感受到了爱和温暖,这是之前在这个家,自己不曾给过他的。

如今回头想想,其实赵玉琴除了出身不好,其它的真的挺不错的,是自己不懂得好好珍惜,不知足,如今后悔晚也。

洛文博叹口气道:“是啊!我也觉得母亲喜欢我更多一点,你可知,二弟曾经问过我,为何母亲这般不喜欢他,难道他是捡来的?不是亲生的?

当时听二弟那样说,我真的很心疼他,当时我便在心中发誓,将来我一定要有本事,要好好保护他,让他过上好日子,让他有能力做自己喜欢的事,所以我从小便保护着他,他也喜欢跟在我身后被我保护。

其实这样挺好的,自己是哥哥,就应该保护弟弟,他是弟弟,就应该事事听哥哥的,可是后来却变了,一直听话的他,有一天突然与我唱反调,在朝堂之上,公然与我为敌,偷偷听我商议事情,坏我计划,这是我不能接受的。

我对他那么好,那么保护他,他怎么能反过来报复我,反咬我一口呢!

这已经不是我印象中的弟弟了,所以我们的关系越来越糟糕,兄弟二人也越来越疏离,可是母亲知道这些吗?

母亲想的永远只是让我们更有本事,让洛家更加的荣耀。

把心思放在清荷的肚子上,眼睛只盯着清荷,却没有去关心我们。

从小到大,你真的关心过我们?爱过我们吗?

你总是嫌弃二弟木纳,没用,总是让我努力,努力,一定要出人头地,你知道你给了我们多大压力吗?

你关心的永远是他们够不够努力,能不能给你带来荣华富贵,我们有今天都是因为你,也都是你害的。

你让我心中只有权力地位,利益,只要对自己有利,可以不在乎一切。

我都按照你说的做了,你却又反过来怪我了,母亲大人,我到底要怎样做,你才能满意?

我这么做,就是想让你知道,这一切都是你教的,我只是在按照你说的去做而已,我没有错,若是你觉得我错了,那就是你教错了。”

洛老夫人悲痛道:“是我错了,这一切都是我的错。文博,母亲错了,你原谅母亲好不好?咱们以后一起改好不好?你别再做伤害自己家人的事了,母亲再也不给你压力,再也不逼你了好不好?”

“不好,已经晚了,改不了了,您这样教育儿子几十年,想让儿子一朝之间改掉,那是不可能的,儿子身上的这身枷锁是你套上的,儿子拿不下来了。

你可知道,在二弟执意要娶赵玉琴的时候,其实我是羡慕他的,羡慕他的勇敢和执着,也羡慕他的真实。

我从小到大从未忤逆过你的话,总是在你面前做一个好儿子,即便知道你是错的,也一直附和着你,听从你的,从不敢有半分的忤逆和背叛,所以才换得了你的喜欢,可你知道我心里有多苦,有多累吗?

现在我只想帮着我爱的女人完成她的心愿,我是不会收手的,谁阻挡她的路,我便帮她杀了谁。

你若是不想让洛璟宸洛璟阳出事,到了太师府,最好什么都不要说,你已经害死了二弟,若还想再害死洛璟宸和洛璟阳,那就别怪我狠毒。”洛文博威胁道。

“我什么都不会说的,你真的会放过璟宸和璟阳吗?”老夫人现在只希望活着的都能好好的活着,死去的就算再怪他又有什么用,也无法让他们活过来。

“这就要看他们的表现了,若是他们不与我为敌,我自然不会杀他们,谁想做一个杀人狂魔呢!”洛文博说了句模棱两可的话。

老夫人却像是看到希望般道:“你放心,我会劝说他们的,绝不会让他们与你为敌的。”

“那就好。我们现在就去看看二弟吧!”洛文博语气淡然道,好似死的人与他无关般。

洛老夫人看到这样的儿子,真的很怨恨又很懊恼,或许这一切真的都是自己的错,是自己太贪心了,才会让一个好好的家,走到今天这一步,最近发生的事,比杀了她还让她痛苦,这一切都是上天给自己的报应吧!

洛文博和洛老夫人来到太师府,此时天已经蒙蒙亮了。

赵玉琴醒来之后,又来到了灵堂,跪在丈夫的尸体旁无声的落泪,整个人都呆呆愣愣的。

“我的儿啊!”洛老夫人走进来,哭着喊道,来到尸体前,掀开尸体看了眼,抱着儿子的尸体嚎啕大哭。

洛文博在一旁一边伤心的摸眼泪,一边安慰道:“母亲,二弟已经去了,你要节哀,莫要伤了自己的身子,让二弟走的不安。”

洛颜儿看到洛文博进来,眸中闪着愤怒的光芒质问:“是不是你害死的我爹爹,是不是你?”

洛文博看向洛颜儿,擦了擦眼泪道:“颜儿,我知道二弟离开你很伤心,可你也不能冤枉大伯父啊!他可是大伯父的亲弟弟,我们向来兄弟情深,我怎么会做出伤害自己亲弟弟的事呢!这话可不能乱说。”

洛颜儿还想说什么,百里御风走上前拥过她的肩开口道:“左相请见谅,因为岳父的突然离世,颜颜太过伤心,所以才会胡思乱想。”

洛文博点点头道:“可以理解,我不会怪她的,二弟走的突然,我们真的没有心理准备,我也很难过,你们放心,二弟的葬礼,我来负责,我会让二弟风风光光的下葬的。”

洛颜儿冷声道:“不必了,爹爹有儿女,有女婿,我们可以把爹爹的葬礼办的很好,无需别人插手。”

“颜儿,你说这话便与大伯父见外了,伯父怎会是外人呢!”洛文博故作伤心道。

百里御风再次开口道:“左相莫要误会颜颜的意思,颜颜是在为左相着想,左相家刚出了那么多不幸的事,已经心力交瘁了,我们怎忍心再让你操办岳父的葬礼呢!这个葬礼,还是让我们晚辈来吧!本王身为女婿,理应为岳父做些什么,所以这个葬礼,还是本王来吧!”

洛文博叹口气道:“既然如此,那就有劳七王爷了。”

“这是本王身为女婿,应该做的。”百里御风沉声道。即便他们心中猜测太师的死与洛文博有关,在没有证据的情况下,也不能将他怎样,只能先不撕破脸。

洛文博看着弟弟的尸体,在心中道:二弟,其实你很幸运你知道吗?比大哥幸运,你有一个爱你的妻子,有孝顺你的儿女,还有一个这般贴心的女婿,大哥真的好羡慕你啊!

若是有一天大哥死了,只怕身边连个哭的人都没有,或许会被抛尸荒野吧!

老夫人哭得死去活来。

赵玉琴见状,走过去,扑通一声跪在了婆婆的身边自责道:“对不起婆婆,都是媳妇不好,是媳妇没有照顾好夫君,媳妇就是个害人精,害死了夫君。”

洛老夫人起身,然后拉起赵玉琴道:“莫要说这样的话,文渊是意外身亡,与你没有关系,不要这样责怪自己,要怪就怪我,是我之前对你们太苛刻,太刁难了,明明一家人很团结和睦,却不知珍惜,所以上天才会惩罚我晚年经历这么多悲痛之事,都是我的错,都是我太不知足了。”

赵玉琴却摇摇头:“我们从未怪过婆婆,婆婆莫要这样说。”

洛老夫人拍拍小儿媳妇的手道:“人死不能复生,你要节哀,你还有颜儿,还有宸儿和阳儿,为了他们,你也要坚强下去。”

赵玉琴点点头。

洛颜儿看着此刻的祖母,不解她为何突然转性了,若是以前的祖母,发生这种事,不是应该把所有的过错都算到母亲身上吗?肯定会说母亲不祥,害死了父亲,今日居然会安慰母亲,这太不像她的作风了,难道她是因为知道了什么?所以没有脸责怪母亲?

洛文博待了一会儿之后,便去上早朝了。

洛文博走后,洛颜儿立刻走到洛老夫人面前,看着她问:“祖母,你是不是知道是何人害死了我爹爹?”

洛老夫人一怔,故作不解的问:“颜儿何出此言?文渊是意外身亡,倒在了太师府门前,祖母这些日子因为你大伯父家发生的事,悲伤欲绝,都不曾出过明园,怎会知道是何人害死了他呢?”

“祖母虽未出过明园,可是父亲却每天都会去看祖母,难道父亲没有与祖母说过什么吗?或者祖母有没有与父亲说过什么?还请祖母如实相告,让我们尽快帮父亲找出杀害他的凶手,帮他报仇,让他早日瞑目。”洛颜儿现在只想赶紧抓住洛文博的证据,将他绳之以法。

洛老夫人虽然痛恨大儿子,可毕竟是自己的儿子,她不可能将大儿子供出来,即便她说出来,没有证据,别人只会觉得她是因为儿子孙子的死太过伤心,所以得了失心疯,才会怀疑是大儿子干的,到时不但不能除掉大儿子,还会给剩下的孙子孙女招来杀身之祸,所以洛老夫人不肯说,只是伤心的说道:“你爹爹每次去看祖母,都是安慰祖母要想开,不要太过悲伤之类的话,没有说别的。

而祖母太过悲伤,也未与你父亲说什么话,早知道他会发生这样的意外,祖母应该多与他聊聊,或许这样便能知道是谁想要害他。”

洛颜儿却不信祖母说的话,摇摇头道:“不,祖母肯定没有说实话,祖母肯定知道是何人害死了爹爹,你不愿说,肯定是因为这个人与你的关系近,你舍不得他有事,是大伯父对不对?是不是大伯父。”洛颜儿激动的抓过老夫人的胳膊。

百里御风见状,赶忙拉过她道:“颜颜,你别太激动,没有证据,不能随便冤枉别人。”

洛颜儿情绪激动道:“我没有冤枉大伯父,就是他,若不是她,父亲发生这种事情,按照祖母以前的性格,定会对母亲一番指责和谩骂,可是今天她不但没有指责母亲,还安慰母亲,这根本不像是她的作风,她一定是知道了何人害死了父亲,却又不能说,所以心生愧疚,才会这样安慰母亲。祖母,同样是儿子,你怎么能如此厚此薄彼呢!”

老夫人伤心道:“颜儿,我知道你现在很伤心,可你也不能这样想祖母啊!如今你父亲都走了,我还有什么心情去指责你的母亲,就算指责有用吗?”直到现在她才意识到,小儿媳妇的好,可惜已经晚了,现在就是想弥补,想关心他们,她们也不会信,觉得自己别有居心。

“颜儿,别说了,她是你的祖母,不得对祖母不敬。”赵玉琴开口训斥女儿。

洛颜儿却伤心道:“母亲把她当长辈,她可曾把我们当成一家人,从小到大,她可曾认过颜儿这个孙女?可曾关心过一句?对母亲更是瞧不起。”

“什么都不要说了,你父亲看到这一幕会难过的。”赵玉琴悲伤道。

百里御风安慰道:“颜颜,别说了。”

洛颜儿依偎在百里御风的怀中伤心的痛哭。

天亮之后,太师府发生的事快速在京城内传开,大家对洛家之事更是议论纷纷,觉得左相府和太师府一定是得罪了什么人,甚至有人猜测可能是之前七王府跑走的那个姓白的妖怪所为,正常人怎么可能神不知鬼不觉的让好好的人一个个的死去呢!

梦昭华得知太师的事,和爷爷亲自来了太师府悼念,很是伤心。

早朝之上,皇上得知太师昨晚出了意外,非常的悲伤,太师一直是他很信任且器重的臣子,突遭意外,很是悲痛,很多同僚也都很伤心。

左相更是在朝堂上抹眼泪,为弟弟的死感到惋惜。

右相站出来道:“皇上,太师既然是被人用匕首杀害的,肯定是有人故意所为,要尽快让人调查出凶手是何人,帮太师报仇。”

皇上赞同的点点头:“右相所言极是,右相觉得让何人调查此事比较合适?”

洛文博恭敬道:“皇上,臣愿负责这个案子,帮二弟查出害死他的凶手。”

萧墨尘反对道:“皇上,臣觉得不妥,左相是太师的兄长,因为太过悲伤,审案的时候难免会掺杂进个人情绪,影响判断,所以臣觉得这件事还是让其他人调查比较好。”

武御史大夫站出来道:“皇上,臣愿意帮太师大人找出幕后凶手,让太师瞑目。”

洛文博立刻附和道:“皇上,既然右相说臣不合适,加上太师是臣的弟弟,臣的确应该避嫌,武御史大夫既然愿意主动接下这个案子,臣觉得武御史大夫应该可以胜任。”

皇上看向萧墨尘问:“右相,你觉得呢?”

萧墨尘想了想道:“按理说武御史大夫的确可以胜任这个案子,只是臣担心武御史大夫会不会有私心,毕竟之前玉嫔娘娘和七王妃之间有过过节。”

武御史大夫拱手道:“皇上,玉嫔娘娘的死与七王妃娘娘并无关系,所以臣对七王妃娘娘没有任何的怨恨,臣与太师是同一年入朝为官的,而且我们二人的关系向来不错,臣绝对不会徇私舞弊的,一定会帮太师揪出杀害他的凶手。”

皇上赞同的点点头道:“嗯!朕相信武御史大夫会秉公执法的,好,太师的这个案子就交给武御史大夫调查,尽快查出伤害太师的凶手,让太师走的安心。”

“是皇上。”武御史大夫接下了这个案子。

洛文博心中很开心,因为他知道,武御史大夫也是皇后的人,即便调查到是他,也绝不会禀报皇上的,而是会找个替死鬼,他们可以好好的计划一下,这个替死鬼,最好能是七王爷的人,这样他们便可趁机多除掉一个敌人。

洛威和洛清牡听说叔叔的事之后,很是悲伤,没想到叔叔也会惨遭毒手,看来爹爹是真的疯了。

洛颜儿昨晚一晚都没睡,今天又熬了一天,百里御风真的很担心她,便让她回房先休息一会儿。

来到洛颜儿之前住的房间,百里御风温声道:“颜颜,你太累了,睡一会儿吧!”

洛颜儿却一把抓住他的胳膊道:“这一定是洛文博所为,爹爹定是他害死的,我觉得祖母一定知道,只是她不肯说。”

------题外话------

今天就一大章,不分成小章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