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一章 宠媳妇的文甜甜/山河盛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易秀鼎下意识也屏住呼吸,仔细地听,然而耳边除了这山中各种自然的声音和四周的人声,并无异常。

她正疑惑的时候,忽见山坡上燕绥忽然手指一晃,手中多了一点火星,随即他将那火星对着地面一掷!

噗一声轻响,那光秃秃的地面,忽然亮起了一道火线!

那火线速度极快,刹那间便已经窜入坡下草丛,瞬间将那些半干的草燃起,却又凝而不散,迅速腾起一条火龙,从坡上卷到坡下,烧到半坡时,轰然一声响,黑烟滚滚,泥土四溅,地面瞬间多了个坑。

刹那间易秀鼎抬头,看定燕绥深湛的眉眼,连易云岑也张大了嘴,仰头用惊慕的眼神看着燕绥。

燕绥也在看着易秀鼎,忽然对她做了个挥刀的姿势。

易秀鼎想也不想,头也不回,已经出鞘的刀,穿过腋下,猛地向后一搠!

噗嗤一声,黑烟中红血飞溅,身后有人发出吭吭的低音,易秀鼎还是没回头,再猛然拔刀。

她一捅一拔,都非常决断狠戾。直到此时,易云岑才反应过来,发出一声惊叫。

易秀鼎这才回身,身后,果然是那个先前看见易云岑滑下来受惊要拔刀的护卫,此刻他的刀抓在手里,离易秀鼎不过毫厘距离,而他自己肚腹中,一个大洞对穿而过。

易秀鼎拔刀,这人便如破麻袋般跌落,鲜血喷了一地。

易秀鼎又一刀砍在地上,片刻,从草地中,挑出了一条长长的线。

那线在夜色中泛着黑亮的光,是那种能够助燃,燃烧中有滚滚黑烟的石液,另外可能还掺了毒物,烟色浓绿,气味难闻。

此时又有一批护卫从祠堂中奔出,是听见声响前来查看的,这些人是易秀鼎带来的自己的亲信,当即易秀鼎便命原先的守卫全部丢下武器,赶到一边,由自己的护卫看守,剩下的人则围绕着整个山坡搜索,果然在整个山坡的四个方向,都找到了这种浸润了毒物和石液的黑线。

这些线埋在草丛里,夜色中毫无痕迹,可以想象,一旦被一起点燃,火一定会在几个眨眼之间就会包围整个祠堂,让人根本来不及逃生。

不管有没有机会逃生,段夫人一定会被第一时间背出来,但这个火线每隔一段还栓了火弹子,烧到那里就会爆炸,易秀鼎算了一下,差不多就是大家第一反应抢出段夫人冲出来之后,就会遇上第一波来自四面八方的爆炸。

这地形处处安全,唯一隐患就是火攻,先不说敌人眼光之利手段之高,而且对方还非常了解段夫人队伍的构成,连护卫的效率和反应都算了进去,并且在不动声色间,已经对段夫人的护卫做了渗透。

易秀鼎一时有些不可思议,她能猜到出手的应该是另外几位长老之一,但是就她对另几位长老的印象,完全做不到这个程度。

午夜的风透心凉,她凉飕飕地想,厉害的人物怎么忽然蹿出来这许多?比如,方才,这么隐蔽的手段,又在黑夜里,那位文甜甜是怎么发现的?

她下意识向上看,山坡上早已没有了那个文甜甜的身影。

易秀鼎处理好了外头的事,又带着易云岑细细地将四周再探查了一遍,确定没问题了才回到祠堂。段夫人已经得了她的回报,因为赶路精神不济,直接睡了。易秀鼎进门就下意识找文甜甜,结果并没有在他的铺位那里看见他,再一转眼,却见他就蹲在段夫人铺位旁边,正端着一盆热水,要给他那小娇妻洗脚,小娇妻似乎不乐意,又怕惊扰了段夫人,两人低声叽叽咕咕,推推让让,忽然那小娇妻噗嗤一声,偏头对他说了什么,烛光下少女笑容甜蜜乖巧,气韵温柔,整个人都欢喜明亮,似在发光。

而文甜甜不知道说了什么,少女不再说什么,低头哧哧地笑,文甜甜挪了挪身子,遮住了自己的小娇妻,有低微的水声响起。

易秀鼎的目光慢慢上抬,看着被烛光打在墙面上的影子,那两个影子渐渐合而为一,看上去像一朵怒放的花的形状。

她忽然转身,走了出去。

却并没有走远,就靠着祠堂的外墙,抱臂看着天上的月亮,过了一会,从袖子里抽出一根苦辛,在嘴里慢慢嚼着。

苦辛是长川独有的一种植物,晒成干枝后可以干嚼,气味辛辣中微香,可以提神,但嚼久了会上瘾。在长川,只有一些颓废且贫穷的男子,会用此物麻痹自己。

易秀鼎这样的豪门大小姐,却将这东西嚼得颇有滋味,那一截紫褐色的小棍子在嘴里翻搅,苦辣辛甜的奇怪味儿一波波向口腔涌来。

像这人生的滋味。

身后传来窃窃的私语声,是隔着一道门,睡在祠堂靠门口地方的几分丫鬟在夜谈。

“呀……好冷,这穿堂的风……”

“别吵,仔细十七小姐回来,让你直接睡外头去。”

“你可别吓我……哎呀十七小姐怎么忽然来了,真是的,她一来,我连走路都不得劲儿……”

“是啊,这些年,她越来越吓人了,看人一眼,像冬天的白毛子风刮过来一样。”

“这不是人心里苦么,说是小姐,其实也就是个孤女。传灯长老收养了,说是视若己出地位不低,却不过也就是个冲锋陷阵的打手。本来还想到年纪了谈婚论嫁,结果三个未婚夫,一个早夭两个退婚……换我,早就扔绳子上吊了,她还能活得这么硬气,也挺不容易。”

“是命苦啊。生在这样的家族,却没一个配得上的好命。易家那个病只传男不传女,偏偏就她得了!这还怎么嫁的出去?”

“我看她也不想嫁了,整日里东奔西跑,大概也就打算把命卖给长老堂,做一个彻头彻尾的冷情人罢了。”

“也是怪可怜的……”

易秀鼎毫无表情听了一阵,头一偏呸一下吐出苦辛根,直起身,一步跨回祠堂内。

私语声戛然而止。

段夫人睡了,其余人也便安卧,男人和女人住的地方用帘子隔开,中间的过道点着蜡烛。

易秀鼎的身影被烛光拖长了映在帘子上。

她缓步走在隔道上,两侧都有人酣眠,左侧文甜甜不知何时已经把自己的铺盖拖到他那小娇妻那,两人头碰头睡着。段夫人一个人背对着他们安睡。

右侧易云岑蹬掉了自己当被子盖的大氅。

易秀鼎的目光在左侧两人身上落了落,又到右侧,给易云岑盖好大氅,将大氅的边角压在他屁股下,这才转身。

她并没有在祠堂内安睡。

这是属于人间的酣眠,没有她的地方。

她到了祠堂外,跳上屋顶,躺在冰冷的屋瓦上,从袖子里摸出一根新的苦辛,叼在嘴里,慢慢地嚼。

远处关山渡明月。

今时长风伴孤魂。

……

冷月高风之下,易秀鼎半眯着眼,仿佛睡着了。

忽然她又睁开眼,同时手已经警惕地伸到背后。

她随即停住手,看清了面前站着的人。

“文甜甜?”

这个名字说出口,她脸色又变得更冷一点,皱眉道:“做人能不能磊落一点,用个像样点的假名字不成吗?”

燕绥站在屋檐上,仰望看他便如将融入月中,旷寒高远。

他淡淡道:“易铭。”

易秀鼎并不意外地挑了挑眉,随即似乎想到什么,脸色淡了下来,转开了脸。

“原来是西川新刺史,失敬。”她道,“携新婚夫人来长川,有何贵干?”

“长川易内乱了?”燕绥不答反问。

“与你何干?刺史大人此时出现在长川,难不成也想浑水摸鱼,分一杯羹?”易秀鼎嗤地一声,“佩服。”

燕绥并没有理会她的讥嘲,走到她身边,从她手中抽了一根苦辛,易秀鼎脸色一变,刚要夺回,燕绥已经嚼了一下,笑了笑,“既苦又辛,回味却甜。易姑娘爱嚼这东西,可见内心野望并未灭。”

易秀鼎浅淡的眉毛一挑,似乎一下秒就要驳斥,但一抬头看见叼着苦辛立在月下衣袂纷飞的燕绥,忽然就别过了头。

静了一会,她冷冷道:“既然你能在这里留下来,想必夫人也已经接纳了你。看在你今日救了我和云岑份上,便说与你也无妨,但是奉劝你一句,莫要自视太高,长川现在已经是一滩浑水,谁趟进去,都难免一身脏。弄不好,没顶也不是不可能。”

燕绥唇角一弯,“先听听看。说不定听了,我害怕了,也就抽身了。”

易秀鼎瞪着他,半晌才道:“家主两个月前,有一晚去天星台,去的时候很是高兴,但不知怎的当晚便出了事,天星台再次塌陷,问药长老当场死亡,家主走火入魔,浑身白化,畏光畏热,整日呆在他自己的丹崖居闭门不出,一开始还管事,但发出的指令倒行逆施,长老堂这些年原本已经不管事,这下大家怨声载道,便有了心思,当即便去质问家主,当时丹崖居门关着,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只知道又是一阵大战,门再开,长老们就被赶了出来,其中解经长老和提堂长老都受了伤。但是长老们出来之后,就宣布家主病了,事务由他们暂代,而家主也没发声,随即没过几天,长老堂也出了事,依旧是关起门来没人知道到底怎么回事,总之就是原本伤势不至于死的解经长老死了,提堂长老倒很快恢复了身体,还和传灯长老联手,压下了其余几位长老的纷争,但没多久,传灯长老也受到暗杀,家族中还有流言传出来,说这一系列的事件都是传灯长老的手笔,是传灯长老发现家主已经病入膏肓,因此趁机的夺权之举……总之,乱了。”

“传灯长老这么急着请夫人回去又是为何?”

“按照易家规矩。长老堂出现人员消减要及时选人补上,段夫人有权推举两人,且夫人一身,维系着长川十八部族和易家的良好关系。之前因为家主的乱命,令十八部族混居,在十八部族的地盘分割和战后奖赏上又行事不公,已经引起了十八部族的愤怒。你也知道,朝廷已经下令撤长川刺史位,皇三子燕绥亲自陪新刺史入川,摆明来者不善。燕绥那个人,你想必也打过交道,难缠得很。这个节骨眼上十八部如果闹事,咱们易家内外夹击,群龙无首,崩裂只是刹那间的事。”

“所以,传灯长老需要段夫人的那两名推举名额?而易家主也需要夫人尽快回去安抚十八部族?”

“谁都需要那两名名额,七人长老堂本就合纵连横,各有心思,一旦再有两个自己人,那便呈现绝对优势。毕竟易家有规矩,如果出现家主不能理事的情形,便由七人长老堂决定,以人数多寡投票而定。”

易秀鼎想着此刻长川易家的一团乱麻,心中叹了口气,易家已经到了这些年最危险的时刻,也正是因为之前也看出了这种危险,所以易家对周边世家,对朝廷,都冒险做出了一些举动,比如福寿膏事件,但是遇上了宜王燕绥和那个横空出世的厨子女官文臻,处处坏事,终究还是让朝廷发现了易家的问题,弄巧成拙地逼朝廷下定决心,首撤长川。

也不知道燕绥等人到了哪里,之前一直有人追缀着他们的队伍,但是后来不知道是不是被发现了,一直没有消息传来。

按说唐家也应该有所动作,毕竟一旦裁撤了长川,其余世家便难免也被开刀,此例不可开。而朝廷拿下长川,和徽州等地连在一起,进可取西川继而对阵川北,退可控中原,实力再涨,其余世家的危机更甚。

也因此,易铭新婚燕尔,立足未稳,便亲自赶来了长川?

易秀鼎想着之前段夫人对自己的交代,示意自己可以将目前长川易的形势和这两位新客人谈一谈。夫人虽然清心寡欲,不爱权争,但毕竟出身那样的家族,她将易铭带往长川,有什么打算?还会发生什么变数?

转眼她又想到目前气氛奇怪的长老堂,一场内乱,权力像一块巨大的肥肉闪亮灼人,诱得每个人面目贪婪,都似乎不复原来的模样……

她在这里沉思着,没留神到燕绥已经下了屋顶,探头一看,祠堂门口正站着他那小娇妻,抬头对他笑着,而他似乎责怪着什么,将那少女很自然地搂在怀里,抚了抚她的发,又脱下外衣给她罩上。

就这么两步路,也怕她着了风。

她看着两人依偎着进去,长长的影子在地面上绞缠如双生树。

转眼看见屋瓦上一层薄霜,倒映自己身影长长。

苦辛又咬在了嘴里,味道和这夜的月一样凉。

……

这一夜再无事发生。

段夫人着实是个沉得住气的,昨夜出了那乱子,她也能很快睡着。毫不担心地睡了一夜。文臻挺佩服,想着不会武功又娇娇弱弱的人,在长川易家八成活不下去,内心强大才是制胜法宝。

第二日继续赶路,午后到了合郡,入城之后便直接去了一家庄园,稍事休息后,段夫人接见了那位传灯长老。

文臻和燕绥自然不能参加,两人在院子廊檐下,这一处九曲回廊,就在进门处不久,是段夫人住处的必经之地,无论什么人要来见段夫人,都必须经过这里。

两人便坐在回廊栏杆上,看硕大的雪花慢慢地飘下来。

又下雪了。

长川的雪花很大,有文臻半个手掌宽,落在掌心半天不化。

燕绥伸手将文臻伸出去的手拉回来,道:“媳妇,小心受寒。”

文臻没好气地看着他,没人的时候也满嘴媳妇媳妇,是不是有点太入戏了?

“长川这的雪真大。”她有点入迷地捧着一口热茶,目不转睛地看着那雪,没注意燕绥的一根手指点在茶盏底,那茶始终热气腾腾。

“以前我在……研究所的时候,一到下雪,小透视就兴致勃勃要堆雪人。大波不喜欢冬天只喜欢赖床,从来不参加,太史倒不介意出来,她觉得下雪天出来活动活动很好,但是她从来不肯堆雪人,她也不堆造型,就把雪砌成一块一块的方砖,再垒起来,跟造碉堡似的。和小珂堆的胖乎乎插胡萝卜的雪人完全不是一回事儿。”

“那你呢,你喜欢堆什么样的?”

“下雪天是我练手艺的好时机。做冰雕,做雪雕,都是厨子可以磨炼的机会。有时候也会按照古书上说的,收集新雪,采覆雪的梅花试着酿酒。我酿的梅花酒很不错哦,大波经常拉着小透视偷喝。男人婆从来不喝,唯一一次给我们骗着喝了半杯,然后……哈哈哈哈哈。”

文臻唇角浮出微笑,看见对面回廊上,易秀鼎伴着一个身材高大微胖的老者走了过来,那老者虽冬日也着薄布衫,人看起来非常的有分量,走路却十分轻捷,他走过的雪面,几乎没有痕迹。

隔那么远,那老人似乎也感觉到有人在注视,转头看过来,文臻收回目光,才发现燕绥已经跳出回廊,在堆雪人了。

她笑了起来,大声道:“我要堆个兔子!”

那边,传灯长老眼光刚掠过去,易秀鼎也发现了堆雪人的那对儿,她顿了顿,面无表情转开眼去。

传灯长老问她:“何来陌生脸孔?”

易秀鼎答:“阿岑鲁莽伤及人家,夫人救下,照护几天。”

传灯长老心中有事,放下心来,哦了一声继续前行。

他们的身影匆匆转开去,片刻后,文臻道:“你去吧。”

燕绥顿住手,看着她,文臻道:“文甜甜,请你相信我好吗?我受伤都能把你拖着扛着躲过易铭和唐家,我护不了我自己?”

“不,”燕绥道,“是我离不开你,离开你我有点害怕。”

文臻噗嗤一笑,跳进花园,捧一把雪兜头朝他泼去,“滚吧。”

“衣服裹紧点,别受凉了。”燕绥看一眼裹得熊似的文臻,再看一眼四周确定无人,一个转身,已经消失在一片混沌的飞雪中。

他今日一身白色劲装,在这样的大雪里,如雪花一般飘起,隔丈远就几乎看不见他了。

文臻则把斗篷挡住头,在花园里,继续堆他刚才冒雪堆的那个雪人。

那个雪人,高颀,白衣,腰细腿长,正伸手去采旁边一棵梅树上的梅花。

那就是个雪人燕绥。

燕绥无所不能,文臻巧手无双,两人合作的雪人燕绥,不走太近也看不出来是假的。

这样即使有人风雪中从旁边回廊过,一眼看去也是那宠媳妇的文甜甜又冒雪给媳妇采花。

金蝉脱壳,好让燕绥去听听传灯长老和段夫人说些什么。

文臻三两下把雪人的脸雕刻好,那晶莹剔透的容颜,还真有几分燕绥的神韵,不过文臻觉得,燕绥的容颜有这般剔透,却比这雪人更多润泽鲜活。

她越看越喜欢,便是个雪人燕绥,也希望能更漂亮些,伸手从旁边梅树上采了一枝带梅的花枝,斜斜插在雪人的唇上。

那雪人燕绥唇间叼一朵红梅,肤雪花红,便多一分风流邪肆的美。

文臻忍不住退后一步多欣赏了会,又用指尖细细描摹那精致轮廓,只觉心中喜欢,恨不得踮起脚亲上一口,随即想起热舌头可不能亲冰雪,不然小心黏住,忍不住又自嘲一笑。

笑自己盛太满快要溢出来的喜悦和爱恋,被燕绥看见了不知道多得意。

这么想的时候,她忽然背后一僵。

有种……被盯视的感觉。

------题外话------

感谢昨天亲们为月票所做的努力。

今天依旧是双倍月票的一天,据说优惠还挺多的哟。

文甜甜:还有票吗?亲妈没票据说分分钟会变后妈,我有点害怕。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