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0章 召来京城(二更)/侯门嫡女之一品夫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第二日,顾明卿和唐瑾睿就带着许多礼物去看朱举人和丁氏。

朱举人已经知道唐瑾睿考中解元的消息,正高兴得不行。又看唐瑾睿在回来的第二日就来县里看他,一时间不禁更加高兴。

“你才从明安府回来,那么急匆匆地来看我做什么。”

丁氏直接拆穿朱举人,“明明你心里也是高兴地不成,还非要在这里多说一句。你个老头子,真是年纪越大,人越别扭。”

被丁氏拆了台的朱举人没好气道,“你个老婆子,我看你是年纪越大越不会说话。”

唐瑾睿道,“本该更早来看师傅的。一直拖到今日才来,是弟子不肖。”

朱举人也不跟丁氏拌嘴了,笑道,“你很好,能记着来看我,我就十分高兴了。瑾睿啊,你这次考中了解元,师傅心里高兴。你真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

唐瑾睿低头谦虚道,“师傅太过奖了,我其实还有很多事情需要学习。”

朱举人和唐瑾睿又聊了一会儿,丁氏一直欲言又止的,似乎有话要说。

等到朱举人和唐瑾睿聊完后,丁氏想示意唐瑾睿先离开一下,朱举人却道,“说老婆子你矫情,这话还真是没错。不就是想问瑾睿关于那不孝子的事。你问就是了,难道以为我会拦着你不成?”

丁氏看了眼朱举人,问道,“你难道不会拦?”

朱举人哼了哼,“我没那么糊涂。你想问就问。又不是问什么见不得人的事,躲谁啊。”

顾明卿心道,怕是朱举人心里也是惦记着万易彬,不过以前把话说得那么狠,现在哪里好意思表现出关心万易彬消息的样子来。

唐瑾睿没想那么多,见朱举人呢没有异样,这才直言道,“我回来前,万师兄跟我见了一面。师傅和师母可以放心,万师兄很好。”

丁氏闻言松了口气,孩子明明跟他们离得那么近,偏生的,她对孩子的消息是一点也不知道。不能不说,这也是一种悲哀了。

“他跟你见了面?瑾睿,他都跟你说了些什么?”

唐瑾睿也没瞒着朱举人,将万易彬跟他说的话,全都一五一十地跟朱举人说了。

丁氏忐忑地望着朱举人,要知道他这相公最厌恶的就是万易彬这种处事的态度想法。这会儿,朱举人不会又大发雷霆吧。

朱举人罕见地没有生气,只是看向唐瑾睿,问道,“瑾睿,说说你对那不肖子的话是什么想法。直言就是,为师是不会怪你的。”

唐瑾睿回道,“师傅,万师兄其实说得很有道理。不过有些地方虽然有道理,但是我知道,我是做不到的。有些事情可以妥协,但是有些事情是绝对不能妥协的。”

朱举人也没问唐瑾睿同意什么,不同意什么,只是沉沉吐出一口浊气,“瑾睿啊,为师教导你那么多年。到了今日,其实也没什么可以教你的了。不过有句话你得记牢,做人得不忘初心。为师只盼着你能一直记得自己的初心。”

不久就是庆祝唐立义考中举人的酒宴,唐立忠和李氏正商量着要给唐立义送啥礼物。

唐晶晶正憋了一肚子气,哪哪儿都觉得不舒服,进来后听到唐立忠和李氏的对话,一时间更是火猫三丈,“送啥礼?有啥好送的!唐立义压根儿就没把你这个没出息,只会种地的大哥放在眼里。你还屁颠屁颠的凑上去给他送礼物,我看你真是闲得慌!”

唐晶晶这冲过来,一顿莫名其妙的指责,顿时惊到了唐立忠和李氏。

唐立忠没好气道,“你又是在哪儿受的闲气,冲着我和你娘乱发火。你四叔是我的亲弟弟,同父同母的亲弟弟。你四叔如今考中举人,我这当大哥为他高兴,你少说这些话,免得叫外人听去,还当我这个大哥看不得弟弟好呢!”

唐晶晶冷笑,“呸!我看你真是个大傻子!你就一点都感受不到唐立义看不起你啊?在人家眼里,你就是一只牛!一只拼死拼活替他干活挣钱,供他读书的大傻牛!还大哥呢,你真是会往自己的脸上贴金!”

唐立忠气得一口气没上去,差点没气得吐血!

李氏向来是个好脾气的,可以说是很少发火的,在听到唐晶晶这些难听的话后也不禁动了火气,“晶晶,你太过份了!那是你四叔,是你爹!他们都是你的长辈,你咋能这样说话!”

“我凭啥不能这样说话。我哪句话说错了?真是好笑。你们一个两个都喜欢自欺欺人。蠢货!唐立义也是,不就是考中举人,有啥了不起的,他这举人还是倒数第一,吊尾巴考中的。”

唐立忠咆哮,“考中举人就是了不起!举人老爷进了县衙,县太爷跟他说话也是和气的很。你四叔考了最后一名,那又咋了?他还是举人!”

“哼!他可不是我四叔。我如今可不是唐家的人!我早就被赶出唐家了。人家考第一的还没打算办啥喜宴,一个考倒数第一的倒是办得高兴。切——”

唐立忠伸手指向门口的方向,冲唐晶晶怒吼,“你赶紧给我滚出去!我不想见到你!”

“当我稀罕留在你这里!我走就是了!”唐晶晶说着,头也不回地转身离开。

唐晶晶走了,唐立忠还是被她气了个不轻。

李氏忙给唐立忠倒了一杯茶,劝道,“别生气了,不是早知道她是啥性子的人。你继续跟她生气,到最后不还得气到自己。”

唐立忠接过李氏手中的茶杯,一咕噜全都喝了进去,气喘吁吁道,“我就是早知道她是啥样的人,每次听她说话,我都批命跟自己说,不要生气,不要生气。可你听听她说的那些混账话,叫人咋不生气。”

“那几天后去吃酒,咱们还是别带她吧。”

唐立忠立马道,“肯定不能带她。你听听她都说了啥,真要带她去参加四弟的酒宴,到时候办得就不是庆祝四弟考中举人的酒宴了。爹和娘怕是得被她给活活气晕!”

李氏心里也戚戚然的,她一点也不觉得唐立忠的话夸大了,反倒是觉得很有这样的可能。唐晶晶不就是这样的人。

反正唐晶晶都不是唐家的人了,不带她才是正常的。

唐立忠又生了一会儿气,然后就继续跟李氏讨论该给唐立义送啥礼物。

转眼就到了庆祝唐立义考中举人的宴会,青石村难得出了举人,这可是天大的喜事啊!十里八乡的人都过来吃酒宴,县里的大户也送来了礼物,来吃酒宴的人也不少,就是佘县令也送了礼物,不过人没来。

唐栓和老张氏穿着新做的绸缎衣裳,心里那叫一个高兴啊!

活了几十年,他们最敞亮高兴的就是今天了!

看看唐家今儿个多热闹!再看到穿着新衣,相貌堂堂的小儿子,唐栓和老张氏的眼里满是骄傲,不枉他们辛苦地供着这个小儿子。

今天的酒宴唐玉也参加了,她坐在主座上,左边坐着唐立义的未婚妻史娉婷,右边坐着周氏。她们两个都是唐玉熟悉的,有她们一左一右跟唐玉坐,唐玉的情绪还算是稳定。

顾明卿看着坐在位置上,十分安静的唐玉,不禁叹了口气。想想她嫁进唐家时,唐玉那嚣张跋扈的娇气样,再对比如今,真是不能不让人感慨一句物是人非。

再看唐娇娇,这两年多,她倒是走出来了,人也稳重了许多。

唐娇娇也定了亲。

唐立孝和钱氏也不再想着让唐娇娇嫁到高门大户当少奶奶享福了,就找了一户家境比较殷实的庄户人家。钱氏和唐立孝可是把对方的情况都打听透彻了。家里的长辈,还有平辈以及小辈,不说人人好,人嘛——总有这样那样的缺点,不过总体而言那一家子人品都算不错。

唐立忠和李氏两个来得比较晚。

老张氏在看到唐立忠和李氏时,脸上的笑容顿时散了不少。好在唐立忠和李氏只带了唐盼睇和唐来娣两个,没把唐晶晶带来。否则老张氏怕是会一个忍不住,把他们都给赶出去!

唐栓见老张氏的脸色不好,伸手一拉老张氏的袖子,示意她在这大喜的日子里别摆着一张脸,让人看了不好。

老张氏念着今天是唐立义大喜的日子,这才重新挂上了笑脸。

唐立忠把礼物递到老张氏的手上,笑道,“娘,今儿个是四弟的大好日子。我在这恭喜爹和娘了。”

老张氏哼哼,“算你有心了。”

唐立忠和李氏送了礼物后,就入了座。

总体而言,今日的宴会办得还是成功的,没闹出什么夭折子,一切都顺顺利利的。

到了十月份,孝康帝下旨宣赵王世子,楚王世子以及瑞郡王燕锦去京城。

明眼人都知道孝康帝是为了什么召他们去京城的。燕锦等人早就到了该成家立室的年纪。不过是孝康帝因为这样那样的原因一直压着他们。

到了如今,孝康帝可能是顾忌着这些孙子的年纪到了不能拖的地步。也有可能是因为其他原因,反正是召他们去京城,打算给他们挑媳妇了。

顾明卿在听到这消息后,忽然笑出声。

唐瑾睿有些不明所以地快看着顾明卿,问道,“娘子,你这是怎么了?有什么好笑的?”

顾明卿笑得肚子都痛了,看了眼唐瑾睿,笑道,“你算一下,是不是少了一个人。”

唐瑾睿一愣,然后迅速在心里盘算。这次孝康帝召去京城的都是他的亲孙儿,而且都是嫡出。少了一个——

唐瑾睿很快回过神,“韩王世子。”

顾明卿点头,“对啊,就是燕鸿。燕鸿是以陪韩王妃来老家尽孝的名义来明临府的。皇上怕也是顾忌着这原因,所以才没有召燕鸿去京城。

楚王世子,赵王世子还有瑞郡王,他们的婚事的确是不能由他们自己做主。但是他们人好歹在京城。皇上就是要给他们指婚,再如何也会事先问问他们愿不愿意。尽管是形式上的,那也总比没有好吧。

可惜啊,韩王世子是不会有这样的待遇了,他人在明临府。最后孝康帝选完了,然后最后通知他一声就得了。”

顾明卿说着又想笑了,“我的天啊,想想韩王世子也挺倒霉的。韩王世子就是现在想去京城,那也是不可能的。韩王世子既然以孝顺韩王妃的名义去了明临府,他就不能为了自己的婚事跑去京城。否则韩王世子的孝顺岂不是贻笑大方了?”

燕鸿这一次算是把自己给捆绑住了。

顾明卿越想越觉得可乐,也不知道燕鸿心里会不会后悔。

唐瑾睿一开始没想到,如今经过顾明卿这么一说,他也觉得挺好笑的。

“不止如此,若是在京城的人给韩王世子下点绊子,给他塞一个瞧着好,实际上却不成的女子,那他真是很倒霉了。”

唐瑾睿算是一个比较宽厚的人,但是对燕鸿的遭遇,他是一点也不为感到同情。

各为其主,当然是对方越倒霉越好了。

而且就韩王想跟大凉人结盟,唐瑾睿就十分看不上他们。

顾明卿突发奇想,脑洞大开,“相公,你说燕鸿会不会提出他想迎娶唐晶晶为世子妃?”

唐瑾睿伸手,手背贴向顾明卿的额头,好奇道,“娘子,你没发烧吧。怎么尽说糊涂话呢?”

顾明卿没好气地把唐瑾睿的手打下去,没好气道,“谁发烧了。唐晶晶想当韩王世子妃,别说你没看出来。”

唐瑾睿回答,“我看出来了。不过这是不可能的。韩王世子再蠢也不会蠢到那份儿上的。”色迷心窍也是有个度的。

“未必吧。指不定韩王世子真的被唐晶晶给迷得同意了呢?”

穿越种田女主的魅力多大啊!指不定唐晶晶真有这个本事。就是不知道唐晶晶能迷得燕鸿答应,能不能迷得韩王,甚至是孝康帝答应呢?

唐晶晶正巧在明临府。

唐晶晶自从跟燕鸿认识后,就开始关心起国家大事。在唐晶晶看来,她要帮着燕鸿夺取皇位,将邪恶的皇太孙拉下来!

这才不辜负她穿越一场!没错就是这样!

涉及到自身利益,唐晶晶很快就回过神,孝康帝是打算给燕鸿等人赐婚了。

唐晶晶就是再脸大,她也不会自恋到认为孝康帝会把她指给燕鸿。

开什么国际玩笑,孝康帝每天忙活国家大事都来不及了,哪里有功夫去关心一个小小的农女。

唐晶晶是谁?值得孝康帝注意吗?

所以唐晶晶很确定,如果是孝康帝指婚,那么韩王世子妃的位置绝对落不到她的头上!这是唐晶晶死也无法接受的!

唐晶晶约了燕鸿见面。

燕鸿来时,唐晶晶的面上满是泪水,那双水灵灵的大眼睛里充满了悲伤还有绝望。

触到这样的眼神,燕鸿只觉得一颗心几乎都碎了,他伸手想将唐晶晶揽住怀中,好生安慰她。唐晶晶却避开了燕鸿的手。

燕鸿的手就那样尴尬地停在半空中。

“晶晶怎么了?”

唐晶晶嘴唇翕动,水灵灵的大眼睛里再次落下两行清泪,“你问我怎么了?我都知道了,你真的当我是傻子,什么也不知道吗?皇上要给你选妃了。”

这事,燕鸿当然是知道的,他这里也才得到消息不久。韩王妃当即派人喊燕鸿回去。

只是唐晶晶也几乎在同一时间邀请燕鸿。

在唐晶晶和韩王妃之间,燕鸿选择的是唐晶晶。

燕鸿喜欢唐晶晶,也是花了大力气了解唐晶晶的。燕鸿知道唐晶晶是一个特别骄傲的人,她很看不起小妾侧室,她一心想当自己的正室。

如果条件允许,燕鸿也是想娶唐晶晶当他的正室,他也想娶一个他爱的女人为妻。

问题是唐晶晶的身份真的是太低了!唐晶晶就是一个普通的农女,她给不了自己任何助力。

燕鸿就是再色令智昏,他也没法给唐晶晶娶她为妻的承诺。

燕鸿叹了口气,“晶晶,你得理解我。我是藩王世子,我的婚事我自己是无法做主的。”就是自己可以做主,燕鸿也无法保证,他愿意迎娶唐晶晶为妻。

燕鸿确定他爱唐晶晶,甚至唐晶晶可能是他这辈子最爱的女人。但是燕鸿不能不考虑到他要做的事,还有他的地位。

有时候,燕鸿不禁会埋怨唐晶晶,为什么不知道体谅体谅他呢?她难道就不能理解自己的苦吗?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