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六章 裴天霸/农门福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走进城门张月娥他们就傻眼了,大家都是到城门就下车了,因为驿站的位置并不方便,所以车夫直接就去了驿站,并没有等这婆媳两个。

看着熙熙攘攘的大街,一时之间,张月娥和宋春花两人不知道自己是找到驿站,还是先找个地方落脚。

就在这时,张月娥突然心有所感的朝右边看去,就看到一个芝兰玉树的人含笑站在一旁,不是徐有承还能是谁?

“相公!”张月娥面露惊喜,开心的跳了起来。

“哎哟我的祖宗,你小心着点。”宋春花赶紧小心的撑起两只手,生怕张月娥素不小心摔倒一般。

张月娥不好意思的吐了吐舌头,有什么比在迷茫当中,碰到你心中所想的人,而让人高兴呢?!

“站那里傻笑干啥?还不赶紧过来拿着东西!”宋春花没好气的说道,但是如果仔细观察,就能发现,她眼中满是笑意。

徐有承摸了摸鼻子,他这个爹娘眼中的大宝贝,在成亲之后就没有那么重要了,在他娘的眼里,他媳妇才是那个大宝贝!不过,他却一点都不嫉妒,甚至比他爹娘偏心他的时候更加高兴。

徐有承走过来,接过找那个月娥和宋春花手里的包裹。

“你怎么到这里等我们啦。”有婆婆在,张月娥不敢表现的太明显,不过,她也许自己并不知道,此刻的她眼中好似盛满了星星一般,靓丽的惊人。

“你们可能不知道,大家都是在城门口就下车了,很少有人跟着去驿站,所以我就来城门口碰碰运气,要是能等到你们最好,若是等不到,我就去驿站找你们。”徐有承笑着说。

张月娥脸色微红。

徐有承低着头,温柔的看着张月娥的发旋。

一时之间,谁都没有说话,在这方寸之间,好似这个世界只有他们两人一般。

“咳咳,这里这么多人,你们在这里戳着干啥?咱们先找个地方落脚吧。”宋春花老脸一红,打断了这两人。

虽然,儿子和儿媳妇感情好,她也是乐见其成的,可是在这大庭广众之下,成何体统?

被宋春花一提醒,张月娥原本就有些红的脸颊更红了,可徐有承却好似说的不是他一般,脸色不变,笑着说,“我在状元楼订好了房间,咱们这就过去吧。”

宋春花本来还想说随便找一个客栈开一间房间就行了,可是听到徐有承说在状元楼订好了房间,她就不说什么。这状元楼可是与他们家有生意往来,住那里她放心!正好也让状元楼的掌柜给尽尽地主之谊。

宋春花这算盘打的啪啪响,徐有承一边走,一边给他们介绍府城的情况,没过多久就到了一座恢弘的大酒楼跟前。

宋春花忍不住张大嘴巴,她以为县城的美味居就已经算是一个大酒楼了,可是跟这状元楼一笔,根本就不是一个档次的!

“乖乖,这状元楼这么大啊,怪不得他月娥你说他们家每天一百斤豆腐不够用呢!”宋春花惊叹道。

“娘,这后面还有呢,咱们先进去吧,你们饿了吧,我已经在这里定了一桌子菜,就等你们来呢。”

“那快进去吧,月娥这两天就没怎么好好吃饭,说是担心你在府城吃不好穿不暖,一想到你在府城吃大馒头泡水她就吃不下去饭。”宋春花忍不住跟徐有承告状。这两天张月娥为了演的像一点,故意在吃饭的时候表现的食欲不振,不过她可不会委屈自己,平时那些小零嘴她可没少吃。

听到宋春花的告状,徐有承果然十分不赞同的看向了张月娥,“就算你想来府城看我,也要注意一下自己的身体。”

张月娥脸色红红的,“我现在已经好了,见到你就觉得饿了,我们赶紧进去吧!”

这状元楼果然名不虚传,一进去之后,张月娥就发现里面座无虚席,可是却又不像其他酒楼那样,喝酒划拳,人声鼎沸,大家都安安静静的吃饭,小声的交谈。而坐在这里的人,也多是身着青衫,一副文人模样。

张月娥忍不住在心中感慨,怪不得叫状元楼呢,出入都是文人墨客,他们之中,不知道谁就会成为下一任新科状元。

“有承啊,这都坐满了,不如我们换一家酒楼吃饭吧?”宋春花一看,就觉得自己格格不入的,心里难免就露了怯。

“没事娘,我早就在这里定了包厢,咱们上楼,包厢在上面。”

宋春花点点头,嘟囔了一句,“定什么包厢啊,包厢肯定更贵了,月娥赚银子容易吗?你可劲的在这糟蹋。”

张月娥一直都注意着周围,所以没有听到,而徐有承耳力,正好将宋春花后面那句话给听的一清二楚,再结合刚才他娘说的话,徐有承哪里还猜不到他娘说的是什么意思?他忍不住有些心虚的咳嗽了一声,虽然他娘话说的不好听,但是说的却全都是事实,他也没有办法否认,可是之前他还不觉得有什么,被他娘这么一说,他咋就这么心虚呢?

就在徐有承他们说话之际,一个十分嚣张的声音,从徐有承的身后响起,“给爷来一个雅间!还有那个什么豆腐宴,给我来一桌!”

张月娥听到这个声音,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就见一个身穿与她相公一样衣裳的男人,站在状元楼的大门口。只不过,那很普通的青衫穿在她相公身上是神丰俊朗,可是穿在那个男人身上就像是一个青色的肉包子一般,高下立见。

店小二听到声音,赶紧走了过来,“裴公子,实在不巧,咱家的雅间,已经满了,不如这样我给您在二楼填一张桌子,用这个屏风呀,把它给围起来,这样一来,与雅间无异。您觉得怎么样?”那小二赔笑着给出来一个提议。

可是裴公子却并没有搭理他,反而是朝徐有承看了过来,“哎呦,这不是我们的解元公么,怎么?人家都进京赶考去了,你怎么不去啊?是不是家里没银子了?该不会是凑不起盘缠了吧!”说完,那胖子就哈哈大笑起来,跟他一起来的跟班也跟着哄笑一声。

张月娥微微皱起眉头,这胖子姓裴?不知道跟裴公子有没有什么关系,不过,看他那态度,十分的不友好,好像就是故意来找茬的。

徐有承站在原地,脸上挂着温润的笑容,但是眼中却没有一丝笑意,“裴二公子谬赞了,一个解元而已,不过是个名号罢了。就像二公子你这个名号一样,听着好听罢了。”

“你!”没想到,徐有承只说了一句话,那胖子就变了脸色。

那胖子身后的跟班也缩了缩脖子,他们没想到徐有承这么不识好歹,居然直接叫裴天霸为裴而公子!

谁人不知,这裴天霸最讨厌的就是人家叫他裴二公子了?!

徐有承却不看裴天霸,而是转过头看向了张月娥,“有一个故事,不知道你听没听说过。”

张月娥看了看对面的裴天霸,然后朝徐有承摇摇头,然后还十分配合的问,“什么故事啊相公。”

“这个故事是说,曾经有一片山林,山林里最厉害的就是老虎了,它住在山上的最大最好的窝里。可是有一天,那老虎暂时离开了那座山,那山上的猴子就霸占了那老虎的巢穴。”

张月娥疑惑的摇摇头,“我没听说过这个故事。”

以前徐有承在家的时候,有时候就会给她讲一些古人发生的事情,然后在将这个故事所蕴含的道理告诉她,他们一个讲一个学,张月娥十分喜欢听徐有承讲这些,因为这让她感觉,就像是她娘还在的时候给她讲的那些睡前故事一样有趣,所以她下意识的就问了一句,“这个故事是想告诉我们什么呢?相公?”

徐有承眼中浮现出一点笑意,“这个故事就是告诉我们一个典故,叫山中无老虎,猴子称大王!”

张月娥了然的点点头,然后她突然一顿,猛然看向那个裴二公子,她眼睛一下子就亮了,她相公怎么会无缘无故的讲这么一个故事呢?那看来她的猜测是对的,这个裴二公子估计跟裴公子有点亲戚关系?裴公子如今进京赶考了,这老虎可不就是走了么?那这胖猴子,不就成了大王了么!

想明白了徐有承的意思,张月娥便抿嘴笑了,倒是宋春花还不太明白徐有承的意思,张月娥十分善解人意的趴到宋春花的耳朵旁小声的说,“那胖公子应该是裴公子的弟弟,裴公子进京赶考了。”

宋春花能生出徐有承这般人物,自然也不是什么笨人,张月娥一点就透,立马就明白徐有承说的是什么意思。

“原来就是一个胖猴子啊,裴大公子见到我还叫一声大娘呢,你是他弟弟应该叫我什么不用我说吧?”宋春花大声的说。

大家全都安静了下来,看向了宋春花。

宋春花虽然穿着清平县最时兴的衣裳,但是这在府城却是不够看的,已经是过时的款式了,在那些公子哥的眼中,那就更是一般了,所以他们听到宋春花这么说,顿时就哈哈大笑,以为她在讲什么笑话,裴大少是什么人啊?恃才傲物,整个府城就没有比裴家更大的家族了,裴公子又是裴家长子,他的地位就可想而知了。

这老大娘说啥?裴公子叫他大娘?

“开什么玩笑,裴大公子要是叫你大娘,那我就叫你奶奶!”其中一个跟班哈哈大笑。

宋春花忍不住翻了个白眼,“你要是不相信,你就去问问裴公子啊,不过,长得像你这么丑的孙子我可要不起,多看两眼都觉得害眼睛。”

说话那人张的尖嘴猴腮的,的确十分不好看,大家一听,顿时哄堂大笑。

“行了,有承你跟几个猴子浪费什么时间啊,别饿着我儿媳妇,你不是说订好了包厢吗,是在楼上吧?咱们上去吧。”宋春花虽然说话不客气,可是她却知道,那裴家应该不是什么好惹的人家,虽然有承跟裴公子交好,可是裴公子这不是不在家吗!裴公子进京赶考去了,这个胖猴子要是想使坏对付他们,等裴公子回来可就晚了!

所以,宋春花选择明哲保身,反正话都说了,说完就想跑,美其名曰,不跟他们一般见识!

裴天霸的跟班,被一个老大娘折了面子,正不忿呢,可是裴天霸也不发话,弄得他不上不下的,十分没面子。

裴天霸为啥突然不说话了?因为他在琢磨宋春花刚才说那话到底是真是假,他那个好大哥可是骄傲的很,真能叫一个土老帽大娘?这老太怕不是个骗子吧!

不过,这也说不准,徐有承在赏菊宴上一鸣惊人,直接入了他那个好大哥的眼,等他想将徐有承收入囊下的时候,他那个好大哥已经礼贤下士,跟人家称兄道弟了,都能跟徐有承称兄道弟,那叫一个乡野农妇大娘也不是没有可能的。

就在裴天霸愣神之际,徐有承他们已经转身上楼了。

旁边的伙计擦擦额头上的汗水,小心的站在一旁,“裴公子,咱家现在没有雅间了,要不我让人给您围一个……”

“滚滚滚,用屏风围起来的雅间那叫雅间吗?你是不是糊弄老子呢!刚才那三个土老帽都有雅间,凭啥我裴天霸没有?!你是不是也跟他们一样瞧不起我裴天霸?!”

那伙计吓得赶紧摆摆手,“不敢不敢,我贱命一条,哪里能跟裴公子比啊,怎么可能瞧不起您呢?”

看着那伙计下的肩膀一抖一抖的,裴天霸脸上露出得意的笑容。

“那见雅间我要了,你去,把那三个人给我赶出来!”裴天霸说完这句话,脸上的笑意愈发得意了,得罪了他裴天霸,还想好过?做梦!

“这,这,这怕是不太好吧,裴公子那……”伙计还想在劝,裴天霸却没有那个耐心,一脚就将那伙计踹倒在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